4.jpg

 

結合『密閉空間逃生』以及『掠食性動物攻擊』兩種我最喜歡的題材,《一池到底》(The Pool, 2018)不算完美但是穩穩地說了一個很好的故事,在鮮少出現動物災難類型的泰國電影當中,注入了一股新鮮的氣息。導演平林柏拉蒲隆(Ping Lumpraploeng)在完成恐怖喜劇《幽冥工廠》(The Ugly Ghost, 2014)後,嘗試自編自導完成了這部《一池到底》,找來以《下一站說愛你》(Bangkok Traffic (Love) Story, 2010)走紅,卻睽違大銀幕許久的Ken(帝拉傑翁普亞潘 Theeradej Wongpuapan)擔綱主演。

 

1.jpg

 

《一池到底》的中文片名明顯想要效仿去年成為票房黑馬的日本電影《一屍到底》,但基本上《一池到底》既不是喜劇片,也沒有一鏡到底的鏡頭,純粹只是整部電影的場景只有在一個游泳池。被困在游泳池的這個倒霉鬼就是Ken飾演的阿迪,在電影劇組擔任美術設計的阿迪,在電影殺青之後獨自留在廢棄泳池,想要漂在水上,享受一下壓力釋放後的清閒,豈料在他睡著時,六公尺深的泳池開始放水,當阿迪醒來,他被困在這個無人的泳池底。屋漏偏逢連夜雨,不知道打哪來的鱷魚也在此時爬進了泳池......

 

2.jpg

 

我一直很喜歡觀賞密閉空間逃生的電影,在這類型的電影當中,主角會一直獲得新的希望,然後被剝奪掉希望,在充滿絕望的深淵中,有著讓人窒息的感受,《一池到底》在這方面就做得很好,主角的很多逃生計畫都欠缺臨門一腳,時機不對剛好錯開,無不讓人捏一把冷汗,但也在這些困境當中,可以看到人類求生的意志,無論是在多艱困的環境,都能夠急中生智,巧妙運用手邊有的東西,試圖開創活下去的道路,這麼正面的價值觀可以讓每天生活都有厭世想法的我們得以中和。(雖然把我放在那樣的泳池,我可能直接就躺著等)

 

3.jpg

 

不過,《一池到底》卻不是一部精彩的鱷魚電影,尤其是今年先看過亞歷山大阿甲(Alexander Aja)導演的《鱷魔》(Crawl, 2019)之後,《一池到底》裡的鱷魚就顯些令人失望。在特效方面,這一隻鱷魚就做得有點破綻,在鱷魚移動的時候,看得出來有點遲鈍,精緻度差了好萊塢的特效一些。也許是因為技術上的限制,這樣的遲鈍感,再加上劇情的設定,這隻鱷魚只能在陸地上移動,少了在水中的矯捷,鱷魚對主角的威脅就比較弱了,所以,如果是期待鱷魚充滿侵略性會猛烈攻擊的朋友,或許就會覺得不夠滿足。

 

5.jpg

 

聽說男主角Ken在開拍前為了這部電影做了體能的訓練,但是基本上在這部電影中,他都穿著衣服,只有到最後結尾才展露身材,這也是《一池到底》可惜的部分,你知道的,動物災難電影有一部分是需要滿足觀眾的視覺,需要大吃冰淇淋,這是潛規則(有嗎?)。電影中,像是男主角要爬鐵絲網的時候,就應該把上衣脫掉,把衣服纏在手上,這樣手掌不會受重傷,也能順勢賣個身材,豈不是一舉兩得。

 

7.png

(海報上明明就有脫)

 

在緊張之餘,《一池到底》也交代了人物之間的關係,和主角如何因為這件生死交關的大事改變他對人生既有的看法,細節處理起來毫不馬虎,人物心境的轉折是脈絡可循的,比較沒有太過跳躍的邏輯。但是劇本在推進的過程有些地方就不是安排的很完善,例如主角血糖控制的這件事情,受困了這麼多天,中間只打了一次的針,居然到最後精神還是這麼好,單挑了鱷魚,爬出去之後,還可以力氣充足的打開水溝蓋,真的很厲害。另外是主角寵物狗的安排,編劇太壞了,我打從心裡無法接受這一段,雖然沒有這一段的安排,主角可能就沒辦法逃出,但我真的沒有辦法接受編劇想出來的這個辦法,真心無法。因為這個橋段的安排,我幫《一池到底》扣了一些分數。

 

6.jpg

 

整體而言,如果你厭倦了泰國電影的恐怖鬼片,或是恐怖卻充滿搞笑的鬼片,或許可以試試這部電影,《一池到底》沒有鬼,沒有幽魂,卻用深層的絕望,帶你看到失去光芒和希望的人生有多恐怖,或許能讓我們在看完電影之後,感覺到自己的人生是多麼幸福,而因此感到滿足。

 

8.jpg

    癮評倫 ALL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