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0010_10151869988116180_939133118_n.jpg  

 

「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雲和月。莫等閑、白了少年頭,空悲切。」-岳飛【滿江紅】

 

本文有劇情討論,可能影響您的觀影感受,請斟酌閱讀。

終於又盼到了一年一度的金馬影展,今年的金馬影展開幕電影是蔡明亮導演的第十一部長片作品《郊遊》(Stray Dogs, 2013),本片不但是開幕影片,更入圍了本屆金馬獎五項大獎提名,其中包括了最佳劇情片、最佳導演、最佳男主角等獎項,同時也獲得了第七十屆威尼斯影展的評審團大獎,但在喝采聲連連的狀況下,導演蔡明亮卻公開表示《郊遊》應該會是他所創作的最後一部劇情電影,未來將更專注在更像藝術品的電影與短片創作上,也致力於結合不同型式的影片放映,例如與美術館合作等。能搶到票在今年金馬影展開幕上觀賞這部電影,並參加包括蔡導與演員出席的映後座談,真的是相當興奮,感覺也很不一樣,因為錯過影展播放,《郊遊》就必須等到明年下半年,而且還不是一般商業放映。

7.jpg  

在這之前,我沒有完整看過任何一部蔡明亮導演的長片作品,大概只有看過一些片段,例如《愛情萬歲》中楊貴媚走在還在施工的大安森林公園,坐在長椅上大哭的橋段,《臉》中精彩的歌舞表演等,說實話,對我來說,我在觀賞《郊遊》的過程中,一直不斷的在調整心態,在吸汲一些曾未有過的觀影經驗,放映結束的當兒,我是相當迷惑的,簡單來說就是,我無法去貫通整部電影在演什麼,而在參與了映後的Q&A之後,聽了導演的一席話,與一些好朋友討論拼湊出一些劇情大致的模樣,導演教會了我一件事,電影是用來欣賞的,而不是為了看懂而去看它,從《郊遊》這部電影中,我得到得是學會如何去「凝視」,這個「凝視」可以是欣賞電影,也可以是進入角色的內心世界,更可以是觀看自己的人生。

1.jpg  

《郊遊》,英文片名取做Stray Dogs,誠如其名是流浪狗的意思,引申為主角一家在街頭流浪,漂泊的人生。劇情描述李康生飾演的爸爸帶著兩個孩子(李康生的姪子李奕䫆、姪女李奕潔飾演)過著居無定所的日子,白天在喧囂的大馬路邊舉著建商廣告的牌子賺錢度日,孩子便四處遊蕩,晚上居住在廢棄建築中,他們的人生就好像郊遊一樣,在城市裡飄飄盪盪,不知道落腳何處。電影中富含著許多平實記錄的長鏡頭,不僅僅考驗著觀眾對於欣賞電影的耐心,更考驗著演員們的演技,不過演員們從李康生、楊貴媚、陳湘琪到陸弈靜,無不都是積累了大半生的功力,在長鏡頭的捕捉當中,每個人都將角色細膩的情感完整的呈現。

3.jpg  

就從長鏡頭來講我的感想好了,導演說,現在觀眾多半都欠缺了凝視的觀影習慣,而我就像現今一般的觀眾一樣,對於十幾分鐘攝影機架在那邊都沒有動的畫面,真的沒有什麼耐心,可能也跟我這個人的個性有關,不過,從《郊遊》這部電影當中,其實不管會不會「凝視」,你都會被強迫著凝視,而我在這個凝視的過程當中,我感受到了不僅是導演對於畫面構圖的能力、光線灑落的角度、攝影機擺放的位置種種因素配合下產生出來的美感,還有在破碎的劇情、不連貫的時間序中,角色深沉的情感,悲愴的、惆悵的、孤獨的、壓抑的,即便不懂故事的始末究竟為何,也可以從演員的表演中,得到深深的觸動。

我最喜歡的莫過於是李康生在大風大雨的天氣下,站在熙來攘往的大馬路邊,舉著一塊賣房子的招牌,悵然的就念起了岳飛所做的【滿江紅】,念一次眼眶泛淚,還不夠,旋即吟唱了起來,涕泗縱橫。在電影的前段其實還不怎麼清楚來龍去脈的時候,看見了李康生的這一個橋段,卻可以深刻的感受到他這個角色,在城市中是如此的渺小卑微,對比著手上舉的牌子,價錢昂貴到他根本遙不可及,卻不得不為了生活,站在惡劣氣候中風吹雨打,在無論是有形或是無形的狂風中所呈現出來的無奈與悲哀,是相當濃烈的感情鋪陳,不簡單的安排與演繹,更吸引了觀眾想看看他為什麼空悲切的原因,不自主的又想起了《愛情萬歲》中,楊貴媚在長椅上哭泣的畫面。另外我也很喜歡陳湘琪凝視著壁畫而不知不覺泛淚的演繹,雖然她在訪談中說她什麼都沒有做,但我猜,她應該走進了某種情緒的境界,將角色與自我融為一體,才能有一種動人的表演。

5.jpg  

能夠拼湊起整部電影的故事,大概就是要透過片中登場的四位女人,楊貴媚、陸弈靜、陳湘琪和高麗菜(是蔬菜的高麗菜,不是哪位姓高的女演員),片中的四位女人,可以解讀是不同時間的同一個人,而面貌的改變,除了是時間的影響,更是精神狀態的改變,從楊貴媚一開場若有所思的梳頭(考驗著她頭髮的柔順程度),陸弈靜在洗手的過程中不斷強迫性的搓揉,到陳湘琪清洗浴室愛乾淨的搓揉,表現出共通點。由此串成了故事全貌,這個家庭原本是小康的狀態,但是夫妻之間的隔閡卻越來越大,房子斑駁的牆面、灰暗的顏色設計表現出了住在這裡的夫妻,有了許多不能說的爭執、悲傷和情感不能在滿足彼此的孤寂。

2.jpg  

於是到了楊貴媚登場的時候,她是一種精神受到折磨的狀態,而且不知為何地,她要離開她最愛的小孩們。失業的爸爸於是帶著兩個孩子流落街頭,小女孩為了一點母愛上的寄託,買了一顆高麗菜,裝扮成了女子的形象,要抱著它才能成眠,她的媽媽跑去哪裡了?可以說她離家出走了,但是我的朋友提到了從李康生對待高麗菜的方式看來,他可能親手葬送了她的生命,不過我比較偏向女子離家出走這個說法,而把李康生對於高麗菜的做法,視為是一種在窒息的生活壓力之下,想起曾經深愛的她,填飽孤寂、需要愛的心靈(轉化成食慾的表現),但在他這個吞噬的過程中,也一點一滴的吃掉了孩子們的寄託,延續到後面李康生帶著孩子們去乘小船的橋段,就更為呼應。而陸弈靜的登場就更耐人尋味了,她可以是女子又重回了孩子的身邊,也有可能是以靈魂的方式現身,把孩子也一起帶走了,後者的推敲又更是令人錐心。

4.jpg  

金馬影展的開幕電影,也是今年在金馬影展上我所觀賞的第一部電影-《郊遊》,在兩個小時的播放過程,到近一個小時的訪談中,帶給了我很多不同於以往的觀影經驗,也學習到了不少,雖然老實說在李康生嗑雞腿便當的畫面我不小心打了瞌睡。關於藝術的呈現、欣賞,也許我還無法太深入,資質也不太夠,但至少透過《郊遊》我能學習著去「凝視」,希望未來觀賞電影時,我更能試著走進去作品,穿透表面的意義、劇情的發展,得到一點不同的韻味。

 

附上映後座談的現場照片(感謝好友樵夫子的拍攝與提供)

DSC_0620.jpg  

DSC_0637.jpg  

這個moment笑得好開心,到底是在笑什麼呢?

 

詳細映後Q&A文字記錄,請參考金馬影展官方部落格>2013台北金馬影展開幕片-郊遊QA文字紀錄

    癮評倫 ALL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