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jpg

『上帝把我們置於痛苦,好讓我們更為謙卑,讓我們感受他的恩典。』

1630年的新英格蘭,虔誠的清教徒威廉和凱瑟琳被教會逐出殖民區,夫妻倆帶著他們的五名子女只能搬到森林旁的荒野,過著雖可自給自足卻也艱困的生活。有一天,大女兒湯瑪森帶著最小的弟弟到森林邊遊玩,一眨眼的工夫,弟弟卻消失眼前,從此下落不明。這名嬰兒的失蹤為這個家庭帶來了極大的轉變,父親陷入抑鬱之中,母親則因為痛失愛子而怪罪在女兒身上,變得相當尖銳,二弟雖然相信姊姊的清白,內心卻有著不能言說的秘密,暗潮洶湧,兩個雙胞胎弟弟妹妹則是成天和黑色公羊對話,指責姊姊是那個遭到黑暗勢力包覆的女巫......

51.jpg

作為一個導演的處女作,羅伯愛格斯的這部懸疑驚悚電影《女巫》(The VVitch: A New-England Folktale, 2015)確實很值得他得到的日舞影展最佳導演這個獎項。整部電影沒有恣意潑灑的血漿,卻能讓人感受到不敢睜眼觀賞的血腥,整部電影沒有妖魔鬼怪的驚嚇,卻能讓觀眾感受到由背脊涼到皮膚的陰冷,整部電影的劇情是那麼的平舖直述,仔細算算劇中的高潮點大概就那麼一個(待會再跟大家聊聊這個高潮點),卻能讓觀眾在觀賞完電影的時候,感受到無比的沉重和翻湧而至的後座力,不只是灰黑陰冷色調所致,更是那貼近時代背景的驚悚,訴說一段歷史的悲哀,也翻出人心的黑暗。

52.jpg

故事設定在1630年,那個獵巫行動仍然活躍而尚未冷卻的年代,那個美國歷史知名的『賽勒姆審巫案』前夕,這一家子的行為就是當時代社會氛圍的縮影。大女兒湯瑪森只不過是帶著弟弟出遊,就因為弟弟失蹤,遭到親生母親的質疑,不僅冷嘲熱諷,每天的生活更沒有好臉色看,母親扮演的是指控者的角色,他們不一定需要證據,只需要『眼見』的片刻,就能抹黑一個人。故事繼續進行,湯瑪森因為一時的調皮失言,造成雙胞胎弟弟與妹妹之間的誤會,這對雙胞胎成為社會中散布謠言、搧風點火的角色,只見獵巫之火越搧燃得越烈,湯瑪森幾乎快要焚燒其中,而片名中把W改成兩個V的型態,或許也在映襯著電影中這對雙胞胎的行為,謠言起於一時的不智,流言始於悠悠之口,若沒有多人的傳遞,構不成對女巫的誣陷。

53.jpg

二弟Caleb的角色就有點特殊,他是正值青春期小孩,精蟲衝腦之下,他對姊姊伸出了騷擾之手,進而和姐姐湯瑪森之間的關係有了微妙的變化,在整個家族都不信任湯瑪森的狀況下,湯瑪森和這個幾乎無話不說的弟弟有了『信任』關係的連結,於是他們一起到了森林裡,直到Caleb也出了意外。Caleb的角色暗指那個時代和所謂的『女巫』關係親密的人們,於是在整個時代氛圍的壓迫之下,這種人面對自己良心的叩問,徘徊在自抑自責與自我安慰之間,得到了自我了結的終途。因此,Caleb中後段躺在床上時而激憤、時而舒緩、時而狂躁、時而溫柔的自白,成為全片最精彩的高潮情節,成就這段高張力的橋段,年輕演員Harvey Scrimshaw功不可沒。

54.jpg

最後爸爸的角色更是不容忽視,身為一家之主,他具有與生俱來的權威,但是在這種權威之下,身為觀眾的我們都看出他隱藏起來的怯懦和無能為力,從開場接受教會處罰那個橋段開始,這名父親放棄所有抗辯,即使不服也坦然接受判決,搬到荒野之後面對小兒子失蹤的事情,他也只是摸摸鼻子,當成是神的旨意,放棄禱告,放棄小兒子回來的希望。甚至他變賣了太太的銀製品,用謊言包裹這件事情,一家之主的威信包裝著怯懦、無能,在面對大女兒是不是女巫這件事情時,卻也只能叫她跪下來虛張聲勢,想當然爾,面對邪惡勢力的迫近,兩三下就被擊潰。對照當時代的氛圍,一家之主的威信就好像主權的當政者,面對排山倒海的獵巫行動與聲浪,他們也毫無決策之力。

電影的後段,湯瑪森走入了森林,看見了女巫們的儀式,女巫是真的,撒旦是真的,邪惡是真的,而在眾人的猜度之中,湯瑪森也逐漸接受了黑暗的招喚,成為女巫。

55.jpg

整部電影善用意象-遭到啃食的玉米、代表撒旦形象的黑色公羊、邪惡化身的烏鴉、眼睛迷幻的黑色兔子,結合新英格蘭的鄉野奇談,在那些虛實交界的模糊地帶中搬弄觀眾的情緒。一個應該是相親相愛和樂的家庭,卻是互相猜忌、互相攻訐的修羅場,看著看著,真的會讓人坐立難安。《女巫》真的玩出了懸疑驚悚片的獨特風格,居高臨下。不過整部電影再怎麼坐立難安,也敵不過電影結尾,一群飛天的赤裸老奶奶來的可怕吧。我只能說,導演你可別鬧了。

56.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電影大道.MOVIE BOULEVARD

癮評倫 ALL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