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有些人視他們為怪物,並如此認定著。只因異於常人的外貌,就被視為恐怖的怪物,為什麼會這樣呢?他們的模樣,也可能是我們自己...」

本文提及部分劇情,可能影響觀影樂趣,請斟酌閱讀!

《桃樹男孩》(복숭아나무/The Peachtree, 2012)用著粉色系的畫面和炫爛的光影,娓娓道來了一個充滿陰影的灰色人生。如果大家還記得2009年的這部韓劇《流星花園》,那麼一定會對片中飾演女主角杉菜的具惠善有很深刻的印象,《桃樹男孩》正是她擔任導演、編劇、製片的電影作品,甚至她還為了本片創作配樂,這是她繼2010年的《妖術》之後再次坐上導演椅,才華洋溢,令人驚喜,驚喜的還包括了這部電影的演員,除了主演的《老千》曹承佑、韓劇《狗與狼的時間》南相美、《歡迎來到東莫村》的柳德煥以外,因為與導演具惠善有好友情而前來客串演出的韓劇《城市獵人》李浚赫和韓劇《他們的世界》的崔丹尼爾,在大銀幕上現身,令觀眾眼睛為之一亮。

3  

電影描述一對夫妻在他們家的院子裡種下了一棵桃樹,他們悉心呵護就好像照顧孩子一樣,幾年後,他們迎接了第一個孩子的誕生,但是這個孩子的出生,卻為這個家庭帶來了丕變,這個孩子擁有兩個臉,前後既是獨立的個體也是密不可分的共同體,他的名字是東賢,也是相賢,只是弟弟東賢可以很自由的操控四肢享受自由,哥哥相賢卻只能默默承受一切的不方便,看到這個孩子與平常人的迥異,媽媽發瘋死了,爸爸為了保護他們,於是讓他們的生活空間限制於自家房子裡,但是東賢有個夢想,他想要成為作家,寫故事出書,於是爸爸來到了都市裡找到了插畫家昇牙,希望藉由昇牙的協助讓東賢美夢成真,就在兩人寫故事與繪畫的過程中,不簡單的情愫隱隱流動,但是在東賢身後的這個祕密卻隨時可能被發現,相賢和東賢能否承受得住世人異樣的眼光?

2  

這部電影的風格其實很有趣,一開始的畫面處理得很美,透過曝光程度的提高,光影與大部分的色調都讓影片偏向粉色、桃色的夢幻基調,就好像告訴你一則童話故事一般的甜美,然隨著主角的出現,電影開始出現驚人的配樂,畫面也跟著讓人心驚膽跳,尤其是主角的雙頭造型一出現,就讓人豎起雞皮疙瘩,在一種粉色的童話故事中,這樣的驚悚成分,彷若在提醒著我們,這是一個會發生在日常生活的故事,主角可能就是你我,奇幻的風格中參雜現實的味道,試圖讓故事中的啟示引起更多觀眾心中的漣漪,而的確,這部電影泛起了很多漣漪。而脫離了這些較驚悚的畫面橋段之後,電影復歸夢幻甜美的色彩,畢竟是女性導演,風格就不會太過銳利,企圖以「善良」讓觀眾眺望世間的美好,信仰這個世界的光明面。

1  

為何我會說這個故事的主角有可能就是你我?仔細看看這個故事,主角一體具有雙生,就好像一顆桃子一樣,具有兩個臉般的造型,當東賢面對恐懼與挑戰想要逃離的時候,相賢總是沒有選擇的必須面對這些恐懼與挑戰,但是東賢卻能接受所有美好的事物,他可以看到媽媽最後美麗的面容,他可以和昇牙培養美麗的愛情,他可以很輕易的做到自己喜歡做的事情,對我們來說,每個人的性格,都有一體雙生的潛在面向,我們願意享受美的事物,我們都很樂意做自己的喜歡做的事情,但是面對討厭卻必須做的事情,面對艱難挑戰和關卡,面對那些恐懼的事,我們總是迫使著自己戴上一個假面具,用著虛偽的微笑,逼著自己去面對,而那個屬於自我的靈魂,卻早已背離了自己。

5  

於是面對身體的兩個靈魂,我們常常會有自我溝通的對話,不就是電影裡東賢和相賢彼此埋怨得那些對白嗎?東賢認為相賢是一種束縛,他不能很自在得做任何事情,就好像是被窺視一樣,綁手綁腳的,不知道你是不是也有這樣的感覺,當我們在做自己不喜歡得事情時,總有種鳥兒無法翱翔於晴空的感覺,但是當我們棄這些必須做而不想做的事情於不顧時,總覺得會有一股無形的壓力,壓得我們喘不過去,於是當我在看《桃樹男孩》時,我一直覺得我自己也是桃樹男孩,心裡的雙生靈魂就是這樣既矛盾卻又互相扶持的帶我走過二十餘載的日子。電影中一幕當媒體朋友拿著鏡頭對準東賢相賢兩兄弟時,東賢背向大家面對母親的畫像,徒留相賢手足無措得面對鏡頭的閃光燈,那一刻相賢的表情直擊了我的心理,汩汩的眼淚留出彷彿是說盡了心裡一種赤裸裸的心酸告白,而東賢頭靠著母親的畫像,這是一個很棒的畫面處理,當我們遇到困難的時候,我們也都渴望著父母親的懷抱不是嗎?再從頭來看看女主角一開始的引言(也就是文章一開始引用的句子),我們都是這種人為怪物,但其實我們的心裡都藏著一個怪物,我們所要做的不是無謂的排斥這個怪物,討厭這個怪物,不是去厭惡別人,而是接納他接納自己,想辦法改變,讓自己更成熟而更好。

6  

電影的最後,其實是一個很揪心的結局,很多人看完都哭了,除了不捨,我想大家應該也得到了一些體悟,最後東賢再次的從桃樹上掉了下來,無論是東賢決定放手,還是相賢決定離開(但我個人覺得是相賢自己決定離開的),即使不捨,都是一種解脫,對東賢來說,這是一個重獲新生的機會,也是一個擁抱自己,學習自己去承擔負責任的開始,而相賢他也不需再手足無措的去承擔一些困境與尷尬,他更不需要被禁錮在同一個身體裡,電影的最後,一幕他和東賢坐在桃樹上,此刻他已經是一個自由自在的個體,沒有拘束。對我們而言,電影也是在告訴我們,應該要學習放手離開那個假面具,即使社會很複雜,面對再棘手的事情,我們都該甘之如飴,用成熟的心態學習如何讓自己更好,而不再只是逃避和敷衍了事。

7  

電影用著桃粉色的夢幻,揭示了一個其實是很沉重卻也是現代人的心理故事,導演選擇用著無限的善良來讓電影具有更多正面的力量,來鼓舞在現代社會每天庸庸碌碌來來去去,生活反覆卻沒有目標的人們,就好像裹著糖衣的良藥治癒每個受傷的心靈。《桃樹男孩》雖然在中後段的敘事步調慢了一些,卻絲毫未減故事對於觀眾具有的衝擊力道,配合著電影主題曲「The Peach Tree」反覆的出現,從小孩的聲音透著天真卻令人憐惜的感受,到大人彷彿看透道理的無奈,悠悠的流洩了一種現代社會的黑暗面,淡淡的憂愁反讓這個故事更加唯美雋永。

4  

(上圖)導演具惠善。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癮評倫 ALL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