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相信每個人在看電影的時候,都會對製片這個角色感到很困惑,常常廣告聽到史蒂芬史匹柏監製,誰誰誰監製,就把監製認為是導演,衝著這個人的名氣去看了這部電影,看完電影才發現明明就還有一個導演,的確,製片這個角色相較於導演、演員,或其他技術人員這種工作內容明確的人而言,確實是比較讓人感到模糊不清,於是就有了這部電影來告訴你一部電影除了我們看的到的演員,我們知道的導演,和辛苦的技術人員外,製片有多麼的辛苦與犧牲。

1  

《低俗喜劇》(Vulgaria, 2012)是導演彭浩翔的新作,僅僅用了12天拍攝而成,演員集結了杜汶澤、鄭中基,還有香港性感女星陳靜,最近金馬獎的入圍名單公布,這三位演員分別入圍了最佳男主角、最佳男配角,及最佳女配角獎項,其中杜汶澤還以接下來會在台灣上映的《華麗之後》入圍最佳男配角獎,演技自然是觀賞這部電影不可錯過的重點。也因為金馬獎的入圍名單公布,我趁《低俗喜劇》還沒下檔之際,把握機會一睹這部香港作品。

2  

以下開始會提及部分劇情,請斟酌閱讀!

電影的開始透過杜惠彰這個製片到學校對學生座談開始,談及了擔任電影製片的心酸,經歷了數年他仍然是個默默無名的電影製片,為了開拍新片的資金而四處奔波,連老婆也與他離婚,兩人漸行漸遠,更糟的是,他甚至無力付起贍養費。某天,他的女兒提及了對他的想法和心中的尊敬,希望他能夠拍出好的電影,能夠上電視接受訪問,讓她能在電視前開心的看著爸爸的模樣,因為女兒的鼓勵與期許,他決定要拍新的電影。而這天,他透過好朋友的介紹,認識了內地的一位暴龍哥,他願意進行投資,但也開啟了一連串爆笑又誇張的拍片冒險。

3  

拍攝一部電影,並不是想像中的如此簡單,這是《低俗喜劇》的初衷,透過很多低俗的話語,看似荒誕的行徑做為包裝,卻鞭辟入裡的點出電影人的美麗與哀愁,電影中杜汶澤飾演的電影製片杜惠彰雖然外表看起來嘻嘻鬧鬧很不正經的樣子,卻是承載了許多的壓力和不悅。擔任製片最首當其衝的就是面對資金的問題,電影中安排了一個暴龍哥(鄭中基飾演),拍電影需要籌備資金,想要籌的資金自然就要低聲下氣,電影中的這場宴會特別重要,他透露出了很多的訊息,一開始暴龍哥端出了很多奇形怪狀的菜餚,甚至到最後還端出了母牛的生殖器官,雖然引人發噱,但想想,這些菜餚可以代表的是資方的口味、習慣,甚至是一些強人所難的要求,但是為了錢去拍電影,說什麼都要順從。接著,杜惠彰更要順著暴龍哥的怪異性癖好,電影雖然誇張了,但也許就是在影射著現實社會可能在協商事情時可能會牽扯到性方面的問題,誇張但是夠暗諷寫實。甚至在電影後來的篇幅中,更是大喇喇的諷刺演員想紅要工作要鏡頭,就會用肉體誘惑高層的歪風,還好,在最後試圖用愛情故事來圓融這樣的戲劇發展,避免太過直接而引人揣想與反感。

4  

《低俗喜劇》更是談及了投資者的心態,投資方希望投資了這部電影,可以讓自家的商品從頭出現到尾,甚至直接打出logo會更好,但是拍電影的人說不定只是需要這項產品出現一下下,或根本不出現會更好,但一切都是礙於金錢,不得不做屈服。置入性行銷這件事情,對電影來說是一個很難拿捏的課題,該怎麼明明演員們都大喇喇的用著產品,卻不著痕跡的出現在銀幕上,甚至不經意的進入觀眾的心中,這是製作電影時必須學習的技巧,什麼樣的電影置入性行銷過於明顯而刻意,觀眾自然會發現而排斥。但是,仔細想想,這些人都是因為上面還有更大的壓力,才會拍出這樣的畫面,環環相扣,是現代社會的電影生態鏈。

5  

電影還提到了一個觀點,那就是製片在家庭維繫的這個部分,片中有一段話那就是杜惠彰的妻子對他說,以前他為了看電影向她借錢,但是現在,他仍為了電影向她借錢,這難道沒有什麼問題嗎?我們都不是電影的工作者,也許不知道這個圈子的運作情況,但是我們可以知道的是,夢想與現實的差距,當我們在築夢的過程中,也許不服輸的繼續往前走是一種氣度,但是如果我們一直走不到夢想的彼岸,那可能就必須停下腳步環顧自身,是方法錯了?方向錯了?抑或是我們根本不適合走這樣的路?在選擇是、否的當下,必須戒慎恐懼的做決定,一味的堅持是愚痴,斷然的放棄是可惜,拿捏分際是我們一輩子都要學習的事情。

6  

《低俗喜劇》裡的笑點不是刻意做作的,電影透過模糊虛實的方式來呈現這個故事,除了增添故事的可信度外,現實中的一些樂趣也就是最直接的笑聲來源,像是電影中杜惠彰找來了葉山豪拍攝電影,葉山豪因為「人體爆炸恐懼症」拒絕演出,對看過《3D肉蒲團:極樂寶鑑》的觀眾來說,自然而然就大笑三聲。《低俗喜劇》雖然片中低俗的粗口、低俗的性不斷連發,但他透露出的故事卻不低俗,是關於電影工作者的夢想與堅持,擴大影響觀眾,是對於人生甘苦的雜談,一種大笑釋之的淡然。

7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癮評倫 ALL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