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我想知道是不是我在做夢?」這是演員黃河在《變羊記》片尾的一句話,用來形容我看完這部電影的感想恰到好處。之所以會這麼期待《變羊記》,是因為在上映前的一些媒體盛讚,甚至還賣到美國,題材新穎引發討論,在國片市場慢慢復甦的時代,能看到如此不同的題材出現真是令人開心,還有另一個期待的點是,在上映之前,海報被文化部審查不通過,引發軒然大波,以致於對這部電影有很驚悚可怕的心理準備。看這一部電影的時候,確實讓我起雞皮疙瘩,但是原因不是因為這部片很驚悚,而是電影院冷氣太冷,加上《變羊記》實在爛的不可思議。

以下文章有些許劇透,請斟酌閱讀。

2  

就先講《變羊記》的劇本好了,電影包含四個故事,包括最初改編自《定伯賣鬼》這個故事,而後延伸出靈異的羊、石、盆景三段故事,《定伯賣鬼》原本收錄在魏文帝曹丕的列異傳中,而後收錄在干寶搜神記第16卷(詳細文章附錄於文後),可以發現導演將這個故事巧妙融合到現代,只是原本這個故事是用來嘲諷其實人比鬼還來的可怕具有心機,到了電影裡卻不見其深具意涵,像是在電影中,鬼看到定伯能輕功水上漂,然而定伯回頭一看,原來水中有石方能輕踩水面而過,定伯卻欺騙了鬼說他功力深厚,這原本該是展現故事意義的一段,但是拍的不清不楚,反而吳朋奉飾演的鬼在鏡頭前虛張聲勢這種無關緊要的鏡頭一堆,不但掌握不了故事節奏,也顯現不出故事的宗旨。鬼後來變成羊,特效糟糕不說,定伯將牠賣了卻意外事業成功,這一段卻只拍到了賣羊就結束了,後來再出現,卻淪為後段故事的小過場,沒有好好交代,實為可惜。

3  

但故事沒有好好拍完,似乎是這一部電影的特色,後面接續而上的三段靈異故事,首先,羊,電影片名為《變羊記》,這一段應該要重要一點,但是只見羊講了幾句話,拋出了電影想告訴觀眾真真假假的虛實論後,瞬間從主角淪為電影佈景,這隻羊偶爾出來吃吃飼料,走來走去,再也沒有重要的故事落在牠身上,更慘的是,世上的事物是虛是實這個很哲學的論點,電影也不打算深入,丟出來的論點,觀眾自己深入思考,想的到算你幸運,想不到也沒關係,因為影片也沒實質意義。石,為第二段故事,本以為會有什麼意義,結果卻是告訴大家路邊的野花不要採,路上的石子不要撿這樣子,故事中警察意外身亡這段看起來很重要,但卻用廣播節目一句話帶過,毫不起眼的在電影角落,造成不了什麼靈異感,情節生硬又毫無意義,一直到後段演員李亦捷精采詮釋被鬼附身的恐怖樣貌,才有觀賞的意義,可惜,被附身後的種種發展還是透露出了劇本的貧瘠。更不用提第三段盆景,帶出了一個樹葬想增加恐怖感,但是講到了樹葬之後呢,什麼事也沒發生,想藉此諷諭人心貪婪之恐怖,也沒有後續發展,不清不楚,毫無意義。

4  

有發現我打了很多次關鍵字,沒錯,那就是毫無意義,《變羊記》每一段故事都可以是好的故事,要拍也可以拍出它的恐怖,既可以發展成符合電影文案那樣嚇人的恐怖片,也可以言之有物,只是《變羊記》這部電影成品卻什麼都沒達到,原因如果不是劇本太爛,就是導演說故事能力太糟,但是除非行政院優良劇本這個頭銜是點點豆豆點點豆的方式選出來的,或是跟某人妻的劇本相比而來的,不然優良劇本應該是不會有這樣的表現,如此一來,就是導演本身的問題了,既然是自己寫出來的劇本,怎麼會不知道本子的重點在哪,反而拍出了一堆沒意義的橋段,接出了跳躍而不順的電影,導演想藉由金剛經的一句話「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點出電影的概念,但是完全失敗,因為前面不管是羊會說話、鬼要石、樹葬盆景都沒有好好鋪陳起承轉合,以致於最後這句話如同「畫蛇添足」,而且是在畫成像蚯蚓的蛇上加上腳。

5  

好啦,既然劇情凌亂不堪,那看看演員演技好了,集結了蔡振南、吳朋奉、黃河、李亦捷、溫昇豪等人,彼此飆戲應該不錯吧,結果還是失望了,因為電影中的對白樸實無華、毫不雕琢,像是黃河在火車上十句台詞以內就和任容萱交往,看不出這兩個人在對話過程是有什麼火花可以進展成男女朋友,還有黃河與李亦捷兩人有關劇中母親的對話也是極其詭異,怎麼會有做女兒的不知道媽媽現在在哪,又怎麼會有做兒子的不知道媽媽生的是什麼病,難道電影驚悚的地方就是讓觀眾匪夷所思嗎?更不用說,黃河和客串的姜康哲吵架後要水喝還有離開記得鎖門的怪異對白。對白怪就算了,連演員們也沒有全心全意演戲的感覺,戲分多的黃河、李亦捷、任容萱等人,戲分少的吳朋奉、溫昇豪等人,不管曾經演過什麼好戲,也不管曾經演技有多好,到了這一部片,全部都退化至零,真是不懂為何請了好演員還要浪費他們,就算開啟「對演員的愛」模式來觀賞這部電影,都無法容忍他們的演出。

6  

《變羊記》空有好的概念,空有創新的影片類型與格局,不管是劇本、演技、剪接、特效,都沒有到位,近兩個小時就看著人們走來走去,還有那隻羊走來走去吃吃草,除了李亦捷被鬼附身那一小段亮眼的演技外,實在找不出什麼地方能夠有值回票價的感覺,拿那兩個小時來讀讀下面附上的《定伯賣鬼》的原文,都還比較有收穫。

7  

《定伯賣鬼》原文:

南陽宋定伯,年少時,夜行,逢鬼,問之。鬼言:「我是鬼。」鬼問:「汝復誰?」定伯誑之,言:「我亦鬼。」鬼問:「欲至何所?」答曰:「欲至宛市。」鬼言:「我亦欲至宛市。」遂行。數里,鬼言:「步行太遲,可共遞相擔,何如?」定伯曰:「大善。」鬼便先擔定伯數里。鬼言:「卿太重,將非鬼也。」定伯言:「我新鬼,故身重耳。」定伯因復擔鬼,鬼略無重。如是再三,定伯復言:「我新鬼,不知有何所畏忌?」鬼答言:「惟不喜人唾。」於是共行。道遇水,定伯令鬼先渡,聽之,瞭然無聲音。定伯自渡,漕漼作聲。鬼復言:「何以有聲?」定伯曰:「新死,不習渡水故耳。勿怪吾也。」行欲至宛市,定伯便擔鬼,著肩上,急執之。鬼大呼,聲咋咋然,索下,不復聽之。逕至宛市中下著地,化為一羊,便賣之,恐其變化,唾之,得錢千五百,乃去。當時石崇有言:「定伯賣鬼,得錢千五。」

8

推薦指數:(0.5顆星)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延伸閱讀:

騷人:末日來臨,開始暴走...... 

BBS鄉民的正義:正義是什麼? 

雞排英雄 : 還是過年看比較有味道 

癮評倫 ALL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