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我曾看過一隻鯨魚游著,身上插著三隻魚叉,牠耗了一整天才死去。」

3    

"我的青春煉獄"(King of the Devil's Island / Kongen av Bastøy, 2010)將挪威教育史上最不堪最慘烈的醜聞故事改編上大銀幕,由金獎影帝史戴倫史科斯嘉(Stellan Skarsgård)飾演故事發生的孤島Bastøy上管理感化院的頭頭,電影在北國冰天雪地裡拍攝,忠實呈現1915年巴斯戴島上冷冽殘酷的生活環境。本片在挪威Amanda獎(是挪威的電影獎)上共獲得最佳影片、最佳男配角、最佳配樂共3項大獎。

2  

史戴倫史科斯嘉(Stellan Skarsgård)是北歐電影很重要的一位演員,非常擅於演繹複雜情緒與特殊環境下人物的心理狀態,近期也常出現在好萊塢的電影中,大家應該多少都有印象,像是"神鬼奇航:世界的盡頭"中客串飾演鞋帶比爾,"雷神索爾"、"復仇者聯盟"中的艾瑞克博士,以及"天使與魔鬼"、美國版"龍紋身的女孩",都可以看見他的演出。

1  

"我的青春煉獄"講述的是在巴斯戴島上,有一座歷史悠久的寄宿學校,雖名為寄宿學校,實為收容犯罪少年的感化院,希望以集中管理的方式與感化教育,讓這些少年能夠改過自新,找到善良的自我,看似立意良善的一個機構,其實卻藏著不堪的秘密,令人心寒如這座孤島冷冽椎心的天氣,在這裡,他們用著極其高壓的管制手段,一進來,就被扒光所有衣物非常羞辱的在眾目睽睽下換上制服,並冠上C開頭的編號,取代了原有的姓名,並派遣所有人在寒冷的天氣下做如伐木等苦工,有如一個集中營般,在這裡,沒有自由意識,只有不斷填鴨的善良意志,以及苦勞導致的疲累與傷痕。

5  

這天來了個新成員,代號C19,他感覺到了這間收容所的不當政策,以及對學員們的高壓政策,對於自由與生活產生了壓迫,於是他的心中產生了離開與反叛的念頭,沒想到卻在這時熟識了另一位成員C1,C1是被這裡的教育同化很深的人,很服從,也習慣管理者的高壓手段,當充滿反叛與自由意念的C19遇上了心如止水、因為乖巧順從而即將被釋放的C1,一場心靈之間的衝擊與意念交換,就此展開。慢慢的,煉獄裡的反抗聲浪也將如漣漪般擴散開來......

4  

(本來在特映卡上看到這張劇照,以為是主角徒手握著一把刀,然後就有點害怕這部電影會很血腥,令人膽卻,但其實本片並沒有特別血腥的畫面,但卻令人很坐立難安的驚恐,這種驚恐是來自於電影營造出來的氛圍,以及故事中壓迫得令人難以喘息的殘酷制度與政策。)

電影從鯨魚與C19的旁白揭開序幕,鯨魚身上傷痕累累,卻仍舊負著魚叉,奮力的在汪洋大海裡游著,如同C19即將面臨到的事件一樣,透過不斷的行為上的反叛,逃離這座孤島,推翻這個極權,即使被抓回,即使被鞭打處罰,仍舊用盡全身的力氣,反抗到底,追求自由,這個如主角自白式的開場,透過意象式的比喻,吸引觀眾更融入故事,而更想發掘後續發展,明知道追尋自由、反抗權力的這種電影會是多麼令人傷悲,卻如同炫目的火光一般,吸引著小蟲子捨命的飛撲。

6  

故事更透過揭發管理者的種種不堪行徑,讓主角們C19的反叛更為合理有力,也讓C1在一次次的失望之中,看清事態發展與對錯,喚醒沉潛在心底那嚮往自由的心,跟隨著反抗的躁動聲浪,群起暴動,在一次次的事件鋪排中,井然有序,也讓每個角色之間的互動、心境轉折、交互影響更為生動,更具說服力,雖然電影從頭至尾呈現的是一種灰暗的基調,冷冽而懾人的風景,到最後學員們開始反抗時,卻是讓觀眾沸騰著心情,為之熱血,殷殷期盼著主角們能夠成功脫逃。

7  

電影中,我很喜歡C1、C19之間的情誼與互相影響和關照,因為彼此觀念上的不同產生正向的火花,甚至更深一步發展成真摯而難分難捨的友誼,在紊亂的時代中更顯璀璨而難得,令人羨慕,也因為導演對於這段友情的深度刻畫,讓嚴肅深沉的題材中顯出一點貼近大眾的成分,讓整部電影更加引人入勝。

8  

"我的青春煉獄"本周五(5/11)起在台北長春國賓影城上映,雖然只有小規模的院線上映,卻仍很值得感受一場撼動人心的自由聖戰。

9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癮評倫 ALL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