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面危敵  

 

雙面危敵  

(混亂是尚未被破譯的秩序。)


本次的金馬奇幻影展公佈的驚喜加演影片中,我最期待的就是這一部電影—《雙面危敵》(Enemy, 2013),改編自Jose Saramago的小說《替身》,由《私法爭鋒》導演Denis Villeneuve執導,找來了票房男星傑克吉倫霍擔綱主演,這次的擔綱主演還一次分飾兩角,演出兩個看似相同卻個性迥異的男子,會期待這一部,不單單是因為導演的前作令人印象深刻,更是因為傑克吉倫霍似乎想在擔起票房這種路線之外,多磨演技,嘗試運用美顏肌肉以外的觀眾吸引力。


故事中,傑克飾演的第一名男子亞當貝爾,他是一名歷史老師,個性溫吞,生活規律,除了白天的教職,晚上就是回家和交往穩定的女友溫存,某天,亞當的同事介紹他觀賞一部電影《有志者事竟成》,雖然片名有點白癡,但他還是去租來看了,更令他意外的是,他居然在片中看到了一個跑龍套的臨演跟他長得一模一樣,他很確信他沒有偷偷跑去劇組領五百塊,是這世界上有奇蹟的存在,基於好奇心,他致電給這個和他一模一樣的男子—安東尼,安東尼和亞當是如此相像,卻又有著不同,安東尼開朗活潑,還是個花花公子,有個懷孕六個月的妻子,卻疑似私下經營著什麼色情俱樂部,亞當找上了他,生活的一切都即將變調...

雙面危敵 

觀賞完這部電影,我覺得這是一部風格強烈的電影,大概很多人看完出來會罵一聲X,不過它卻是一部耐人尋味的佳片,它有很明確的故事線,但在明確的線路當中卻置入了許多的梗,這些梗編劇卻不致力於解開他,而是在合理的範圍之中,給予觀眾想像的空間,允許觀眾透過自我的思辨得到合理卻不一定正確的解答,也因此所有觀賞完電影的想法都可能是解答,這是獨特而少見,大膽的做法。

不瞞大家說,看完電影我也有很多的疑問,電影中,亞當和安東尼兩人長得一模一樣,不光是臉蛋、聲音,就連腹部的傷疤、手掌的大小都如出一撤,是雙胞胎嗎?不是,這個懷疑在劇中亞當的媽媽出場時就得到解答,那究竟為什麼會有兩個一模一樣的人?某一方是另一方精神個性上的反襯?還是安東尼是亞當貧乏生活外的暫時解脫,只是亞當不願承認?都有可能。也因為如此,亞當在課堂上連提了兩次麵包和馬戲團的故事,前段不停的和女友做愛,這種反覆性橋段就特別重要,它提供了論辯時的重要依據。

雙面危敵 

另外一個很意象性反覆出現的,就是蜘蛛,一開始是出現在安東尼的某種性愛招待派對上,一個女子用高跟鞋踩下了正在爬行的蜘蛛,隨後出現在亞當的夢境中,在亞當發現了安東尼,故事主述要切換到安東尼時,碩大的蜘蛛爬行過了整個城市,最後一次蜘蛛的出現更是引人驚愕,蜘蛛代表的是不是某種生活習性中的恐懼和不安,或是反覆規律的生活中不安定的因子蠢蠢欲動,橫過整個城市交互影響著亞當和安東尼,又或者是某種誘惑在牽引著兩人,這都有可能,不過在忖度的過程中,不僅劇中的兩人已經交相影響,觀眾也已被捕捉進了蜘蛛所牽繫的網絡。或許電影整體讓人看起來感到混亂,但回首開場導演給觀眾的一句話:「混亂是尚未被破譯的秩序。」,無形中,導演已經構築了某種秩序。

雙面危敵  

在這一部一個人分飾兩角的電影中,傑克吉倫霍無疑是最重要的一環,儘管某些時刻他的演技深度依然不足使得角色看起來情緒很表面,不過用同一個軀體演出兩個同中求異的靈魂,奔放與收斂的兩種演技使用,已經讓傑克的演藝生涯更上層樓。很明顯得看得出來,傑克造型上的大鬍子掩蓋住了他的俊俏臉龐,打赤膊時消失的六塊肌,一再的顯示出傑克想用這部片磨練演技的決心。(或其實他只是單純的變胖了?)

image.jpg  

《雙面危敵》劇情簡單,卻不如想像中的簡單,題材不太新鮮,拍攝出來的風格卻特立獨行,加上傑克的演技進步,精妙的呈現相同中的不相同,影片實在傑出。更不用提攝影時特別加重黃灰色調加重懸疑感,配樂在最恰當的時機細細的鋪陳情緒,真的是奇幻影展中奇幻的離奇,好看而值得的電影。

雙面危敵  

癮評倫 ALL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