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徒

如果為電影注入一劑腎上腺素,大概就是《狂徒》(The Scoundrels, 2018)這個樣子。而這一劑腎上腺素,除了演員演技與互動的火花,攝影、動作指導和導演也都是重要的成分。《狂徒》出自台灣新銳導演洪子烜之手,年僅28歲的他(拍攝這部作品的時候是26歲)交出的這一張成績單是相當的亮眼。

狂徒

如果說《狂徒》是今年(甚至是近十年)最精彩的動作片,可能對你來說會有點抽象,不如讓我這樣說,在《狂徒》105分鐘的片長裡,大概有100分鐘是絕無冷場的(而那剩下來的5分鐘是片尾演職員名單)。絕無冷場的效果,大部分的比例是來自於動作對打橋段,導演攜手動作指導洪昰顥,設計出了相當精彩的打鬥招式,善用空間和場景物件,發揮得淋漓盡致,在招式當中你還能看見突如其來的樂趣與巧思,所能體會到的,倒不是血肉橫飛的血腥,而是拳拳到肉的疼痛感和一氣呵成的流暢度,演員們的拳腳相向讓你能夠同等感受到那種打在自己身上的痛楚,而不是事先套好招的,華麗的花拳繡腿,電影中有好幾次都可以讓人在電影院裡不自覺地喊痛,這是很少動作電影可以做到的境界。

狂徒

攝影,也是這一部電影厲害的地方,靈活的攝影機運動,跟隨著角色們飛天墜地,就像導演他自己說的,恰如電玩所帶給玩家的感覺,這部電影確實也能讓人置身其中,光是一開場,就讓人覺得筋骨痠痛。電影中還有獨樹一格的低角度仰拍的鏡頭,這使你在觀賞電影的時候能感受到這部電影活著,而不是死死的釘在原位。電影中的某個場景和在這個場景發生的故事橋段不經意地讓人想起了韓國的經典電影《原罪犯》(올드보이/Oldboy, 2003),冷冽的光線佐以狹長空間的密閉窒息感,人物在裡頭激烈對峙形成極具張力的鏡頭語言,攝影機的運動和構圖也讓人想到另外一部韓國電影《惡女》(악녀/The Villainess, 2017)。但即便如此,《狂徒》並不是照本宣科的複製貼上,而是有著屬於自己個性的色彩。

狂徒

事實上這一部電影你會不經意想起很多東西,例如經典港片的警匪(或是匪徒間)對峙和駁火槍戰,抑或韓國電影在動作片裡添加的娛樂元素,甚至如《超狂亨利》(Hardcore Henry, 2015)或是《全面突擊》(The Raid: Redemption, 2012)這樣的動作效果,《狂徒》卻還是有著自己的個性,這個個性或許來自於台灣本土的文化習氣,也許來自於導演等人年輕熱血的氣息,提供了台灣電影一個新的發展選擇和視野。

狂徒

我們很常看見動作電影存在著公式化的劇情,而《狂徒》卻走出了一個新的方向。倒楣的一介凡人遭到殺手的脅持,迫於無奈只好聽從指揮,講述到這邊很像是《落日殺神》(Collateral, 2004)的發展,但是《狂徒》在劇情當中強調了這個倒楣鬼的經歷和心情轉折,於是就在緊張刺激的動作橋段之中,顯現出了一個立體而有血有肉的角色,彷彿就是生活中會出現的人一樣,極度貼近日常。與其說《狂徒》是一部警匪或是匪徒間鬥智對立的電影,倒不如說是一個魯蛇改頭換面,轉大人的儀式,我們看過很多種為了愛而成長的主角,但是像《狂徒》裡主角文睿這樣不怎麼聽從愛人的話語,一味獨行,甚至到最後是因為跌到谷底,突然省思自己為什麼會這樣魯到不行才覺醒振作的,這樣的主角真的很少見。

狂徒

飾演文睿的林哲熹把這個角色魯的味道詮釋的相當到位,在魯之餘,還有十分可人的天然呆的氣質,讓人不喜歡都相當困難。在和飾演雨衣大盜的吳慷仁對戲的過程,也讓人看見了不間斷的、精彩的火花,透過各種互動展現兄弟般的默契。唯一的遺憾大概就是將Bromance的元素刻意地淡化,否則肯定激起更多討論,也或許可以達到像索爾和洛基這樣的效果。

狂徒

來自映後現場的照片(攝於2018年10月19日)

狂徒

(上圖左起)導演洪子烜、演員吳慷仁、李千娜、林哲熹

狂徒

 

狂徒

 

IMG_1533-1.jpg

 

IMG_1525-1.jpg

 

IMG_1529-1.jpg

 

IMG_1530-1.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癮評倫 ALLEN 的頭像
癮評倫 ALLEN

電影大道.MOVIE BOULEVARD

癮評倫 ALL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