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電影的續作一直是觀眾所期待,但是又怕受傷害的電影類型,一般來說,經典電影之所以會成為經典必定有它劃時代的意義,就拿《侏羅紀公園》、《星際大戰》來說,前者的特效成為後來電影的先驅,其內容所帶來的科學衝擊也影響了後世科學家的思維,後者的星際格局與他的肥皂劇式風格,深深影響後來電影產業的運作,片中的戰艦或是光劍對決,更開啟當代人的視野,激發想像,後人在拍攝經典電影的續作時一定要抓準這些經典電影雋永的精髓,否則就只是狗尾續貂的創作。所幸去年的《侏儸紀世界》和《STAR WARS:原力覺醒》都把握住了經典電影的精髓,並把令人熟悉而懷念的元素融入新的故事劇情當中,變成一種致敬,不僅吸引新的觀眾入場,更讓舊影迷能夠一償宿願。



今年,引頸期盼20年,《ID4星際終結者》的續集《ID4星際重生》(Independence Day: Resurgence, 2016)終於問世,不僅找回老班底,更與時俱進的加入了新血,傑夫高布倫比爾普曼等人帶領連恩漢斯沃Angelababy等人一同對抗捲土重來的外星人,一手創造這部經典的羅蘭艾默瑞克除了自編自導以外,還擔任監製,應該能夠為觀眾帶來充滿原汁原味的新續章。但是在觀賞完電影之後,我卻是喜憂參半的走出電影院。雖然我等待這部續集的時間不像其他粉絲一樣是20年,不過也有十幾年的時光,這個時間說來不短,但是這部續集的成品卻讓人想高唱『以前說的不是這種以後』。



先來說點好話,《ID4星際重生》保留了第一集特效的優點,當然,經過了20年特效技術變得更好了,這一點是無庸置疑的,第二集襲擊地球的外星人母船更大艘,撞擊全球多數地標的時候更為震撼,比當年第一集飛碟經過月球上還讓人驚嘆,而且經過了20年,飛碟的細節終於不再用陰影擋住,以前整台飛碟烏漆媽黑的,這一次飛碟發光、著火,那些船艦上的細節一覽無遺,更不用提這次的雙方交戰幾乎都發生在白天,根本很少黑夜場景來擋住特效的細節。當然,毀天滅地的橋段更是不會在災難片導演之王羅蘭艾默瑞克的電影裡缺席。外星人也擺脫在第一集裡驚鴻一瞥的可惜,直接在大銀幕上現形,讓觀眾一飽眼福,終於在看了那麼多金屬系的外星人後,有了傳統的黏液系外星人。整部電影的特效與聲光設計就是標準的暑期爆米花電影。



所以,既然是爆米花電影,你想要電影裡的劇情有什麼邏輯性可言,那就真的是強人所難了(沒錯,好話講完了)。舉一個最簡單的問題,既然外星人都帶了能夠直搗地心的武器,開了那麼大艘的飛碟,那麼為何無法一次性的殲滅那些前來攻擊牠們的人類,非得要開出小飛機來應戰?好吧,如果一次殲滅可能就沒戲演了,不要計較太多。但是不計較這個,立馬又可以看到其他的缺失,源源不絕,就不論那些總是破壞情緒連貫性的剪接,來說說比較嚴重的劇情問題,那就是導演的大美國主義以及他無意間流露出來的男性主義。



先來談談大美國主義,電影雖然置入性行銷了中國大陸的商品,也特別邀請了中國演員演出,但是你可以發現中國演員的用處還是像一般好萊塢電影那樣,即使有鏡頭,但是戲份卻不重要,一如電影裡的蔣叔叔,出來發個脾氣再迎接一下Angelababy之後,就被外星人給解決了,又Angelababy雖然飾演傑出的飛官,但是整體來說,她並沒有什麼推進劇情的實質作用,出來開開飛機,卻也沒有匹配『傑出飛官』這個稱號的光榮壯舉,甚至在一開始登場的時候,還很像前去軍營勞軍的偶像藝人。說真的,有中國元素又如何,在我看來,好像還是被導演的大美國主義覆蓋過去(難怪在中國的票房不盡理想)



置入性行銷這個部份對我來說就還好,不會去喝蒙牛的,不會因為連恩漢斯沃喝了蒙牛月球牛奶就心動的(而且月球牛奶聽起來就很可怕啊,哪個月球上有牛啊,該不會和頂X一樣吧)。而且啊,置入性行銷還是得看他的合理性,假設某部電影裡主角拿起手機講電話,拍到手機剛好是哪個品牌的,這樣就很OK。但是,如果是中古世紀的電影,卻硬是要拿著某品牌的手機講電話,那就顯得超過。而《ID4星際重生》裡頭,兩個外國人用著QQ講視訊電話,我就覺得很不合理,很刻意,如果有Skype可以用,哪個外國人會用QQ?這就好像美國人多用推特、臉書一樣,誰會用微博?置入性行銷得要有技巧,但是今年的電影看來,不管是《美國隊長:英雄內戰》那整條街都是AUDI的窘境,或是這部電影的刻意置入,都相當失敗。不過,那也只是個小細節罷了。



明明一直強調20年前的外星人入侵事件團結了地球人,各國之間和平相處,但是到了關鍵時刻,外星人的母船開口還是好巧不巧地正對著美國領土,對抗外星人的也都是美國軍方,雖然有外國元首一同參與會議,但也只是視訊露個臉點點頭而已,完全沒有任何實際上的幫助(也看不出來元首是不是在開會中翹腳,禮不禮貌,這樣就不能搶點曝光率出來說嘴了),劇中也不乏有外國人出現,但就只是坐在一起默禱(而且還是跟《2012》一樣拍攝藏人,不曉得是不是舊片段重複使用),這也都是在看似世界大同的和平理論裡,深植導演心中的大美國主義。



本來以為羅蘭艾默瑞克好前衛,採用女性美國總統的設定,不曉得是不是預見了希拉蕊的勝利,結果,災難電影裡的男性本位果然沒有被打破或顛覆,電影裡有現任的女性總統又如何,觀眾(和導演)懷念的是20年前那個發表演說激勵人心的前總統,於是所有劇情的焦點旋即轉向老總統身上,女總統怎麼了?Who cares?導演的男性主義還見於原本威爾史密斯演的那個角色的太太,威爾史密斯因為獅子大開口片酬橋不攏角色被賜死,但是這家人還是得交代一下,於是把他太太拍了出來,什麼都沒解釋地讓她從第一集的舞孃變成了護士(大概是救人救上癮了),然後也什麼都沒解釋的趕緊把這條故事線收掉,於是這個女性角色就只是出來騙騙觀眾情感的棋子,而且情感操作的還很失敗。



女性角色不重要這件事還發生在前總統的女兒,她好歹也是個飛官,但是在劇裡,前總統,也就是她的爸爸,不給她出任務,好吧,父愛的表現那就算了,這個女飛官看到男朋友活著,立馬來一個跳到男主角身上抱抱擁吻的瓊瑤動作,好像強調著這場戰爭的勝利全是男人的功勞似的,雖然看看就過去了,但是20幾年前這樣拍還可以,20年後還是這樣,就有點說不過去了。當然,影后級人物夏綠蒂甘絲柏格的加入,她的演技無疑為本片增色不少,但我實在看不出增加這樣一個角色的實質用意,除了告訴主角和觀眾有這麼一個迷樣的符號以外,這個人物並沒有其他幫助,在角色已經夠多的情況下,導演又沒有細心著墨登場角色的背景,用一個影后演這麼免洗的角色,甚是可惜,不曉得夏綠蒂甘絲柏格有沒有後悔接演這部電影。



使用經典元素,得當的話叫做致敬,使用失當就是故技重施(因為是同一個導演,所以我們不能說是,啊,打錯了,我們不能說是盜梗)。《ID4星際重生》裡面再次出現了外星人用觸手(?)綁住人類,藉此溝通並企圖逃出監牢的橋段,跟第一集幾乎一模一樣,只是被綁的人不同而已,說一句實在話,都過了20年,不同族群之間還不能找到一個更有效的溝通方式嗎?(雖然這個社會就是這樣,但是導演你不要這麼寫實嘛!)然後,過了20年,導演還是不想要仔細勾勒一下外星人的生態系,類似異形那樣的族群規劃,說真的,是有點失望啊。



如果說這部電影純粹只是另外一部外星人襲擊地球的電影,那麼我應該會看的很開心,但是既然掛名Independence Day,我真的很期待它是一部類似《侏儸紀世界》和《STAR WARS:原力覺醒》的存在,不僅是向過去致意,更是向未來邁進。可惜,《ID4星際重生》就像電影裡李文森部長所說的台詞一樣:『20年過去了,我們大有時間準備,卻錯失了大好機會』,讓全球影迷的期待狠狠的落空,讓引頸期盼的人看見了原地踏步的導演以及他自曝缺點的一面。很奇怪的是,這位導演資金少的時候可以拍出《莎士比亞的秘密》,資金多的時候可以拍出《明天過後》和《白宮末日》這些還不錯的娛樂電影,為什麼面對一手創造的經典的續集,會如此的懶惰呢?


, , , , , , , ,

癮評倫 ALL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