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13年的《厲陰宅》裡,導演溫子仁用場景、氛圍、聲音、味道,全方位地讓觀眾神經緊繃,徹底的嚇破了膽子,讓大家在害怕之餘更是期待下一部恐怖片的誕生。無奈,溫子仁導演跑去《玩命關頭7》尬車,他所監製的外傳電影《安娜貝爾》也無法達到《厲陰宅》的高驚悚標準,似乎有那麼一段時間,我們都無法從其他恐怖片裡得到如此複雜的滿足感。終於,睽違三年,溫子仁導演集結原班人馬包括派翠克威爾森以及薇拉法明嘉再次扮演華倫夫婦,偕同第一集的編劇Hayes兄弟,以及配樂師Joseph Bishara,帶來另外一間鬧鬼的凶宅故事,倘若你並未欣賞過第一集,第二集是可以直接獨立觀賞的,仍然可以被嚇得心服口服,也能知道故事在演什麼。
 
複習第一集請點擊這裡→《厲陰宅》:給你一個拍手~
 
 
以眾所皆知且翻拍過很多部電影的美國紐約長島Amityville horror做為引子(並呼應第一集結尾),《厲陰宅2》帶出了恐怖程度幾乎和Amityville不相上下的『恩菲爾德靈異事件』。《厲陰宅2》整體恐怖程度雖然略遜第一集,但是該被嚇到的還是很有力道,明明就知道等一下導演要嚇你了,還是會被嚇到。導演溫子仁這次也將他過往拍片那些成功的要素全部加到電影裡頭了,以開場而言,華倫太太在Amityville裡協助了解鬧鬼事件背後的真相,她跨入了靈界,化身成當年狠心殺害全家人的兇手,展演出了事發過程,這個橋段除了重現1976年真實事件中被照片拍到那個站在樓梯口眼睛發著光的詭異男孩外,裡頭的人物除了華倫太太以外都用了定格的方式呈現,宛如《陰兒房》裡的爸爸踏入陰間時的詭異氛圍,光是在一開場就足以令人起雞皮疙瘩。
 
 
聲音的佈局是第一集很成功的元素,在第二集裡面,雖然沒有記憶度和驚嚇度很高的拍手聲,卻有著如《陰兒房》使用名曲來拉近與觀眾距離的驚嚇,像是屋子裡的那個老先生鬼(比爾),總是會在現身前用口哨吹奏臺灣觀眾熟知的『綠油精』,在這首曲子還不是綠油精之前,他是名為“This old man”的英國童謠,幾乎是每個小孩都會哼的歌曲,以後小朋友再哼起這首歌,就都會想到這個讓人驚恐的老人。就連那個類似數來寶的歪頭男之歌“There Was A Crooked Man”都變成了恐怖的暗號,溫子仁導演這次似乎也師法《鬼敲門》,將該片巴巴度先生的恐怖形象,成功地複製到歪頭男身上。
 
 
接著就是場景創造出來的氛圍,不同於第一集的光亮,第二集來到了英國,陰雨綿綿的天氣成為這部電影讓人喘不過氣來的沉重因素,傳達出濃烈的絕望,好像這家人逃不出惡靈的魔掌,就算請到華倫夫婦來也沒輒一樣。說到華倫夫婦沒輒,這一集的華倫先生被導演妝點得充滿便當的味道,明明真實事件裡華倫先生就沒事的,但是導演還是可以把整個大局操作成讓你誤以為他會領便當一樣的可怕,尤其看到最高潮處,你我的心情都像被拉到最緊繃的橡皮筋一樣,坐立難安,大師出手便知有沒有就是如此。運鏡的流暢和時常運用的長鏡頭也是這一次導演明顯進步的部分,創造出來的感覺是一種類似VR虛擬實境的效果,讓你好像親身走在鬼屋裡頭,甚至像小女孩一樣被關在房間裡看著一個一個十字架倒掛,驚悚度大增。
 
 
也是因為這樣的操作,這一次在營造『情感』的部分,個人覺得比第一集強調『母愛』時來得自然而有張力,尤其華倫夫婦之間堅定的愛情真摯而動人,那是連邪靈都無法打敗的力量,一幕分別靠在被邪靈強制鎖上的門內外,華倫夫婦像是訣別般的真誠告白,讓人為之動容,會讓人驚呼到底是誰準許導演在恐怖片裡加洋蔥的。他們的愛情也成為穿針引線的關鍵,影響了恩菲爾德靈異事件裡的這家人,用愛包容彼此,在最艱困的時候成為彼此的後盾。在派翠克威爾森自彈自唱貓王的經典歌曲“Can't help falling in love”的歌聲之中,恐怖至極的電影居然醞釀出了一盞溫暖的燈火,那畫面很美很好看。
 
 
《厲陰宅2》也吸納了導演跑去拍動作片所學習到的節奏掌握,尤其是華倫夫婦找不到證據不得不離開英國時,在火車上突然靈光一現,必須趕快回去解救受惡靈侵擾的一家人這一段,在節奏與畫面的切換上都掌握得恰到好處,原本要嚇人的慢步調突然加速,有種心跳趕不上節奏的快意,讓觀眾急切地想要跟上主角,希望還能來得及救人的感覺。或許偶爾跑去拍點不同類型的電影,也能為導演本身帶來一點好處吧。(那麼希望下一次導演可以去拍個超級英雄片,回歸恐怖片之後,把華倫家那些妖魔鬼怪集結成厲鬼聯盟吧!)
 
 
電影另外還有一個觀點我還蠻喜歡的,那就是這些靈異現象的真實性與科學原理能否用來破除迷思這個長久以來就激辯不已的議題,重新地被採用到這一部恐怖片裡頭了。一直以來,不管是《陰兒房》系列或是《厲陰宅》本身,雖然有用科學器具測鬼的情節,卻沒有正面討論到靈異現象與科學間的相容性與衝突,雖然這個議題在不少恐怖片裡頭反覆提及,但編劇採取的中立與理性,不挑釁也不否定任何一方的態度,讓電影看起來既能尊重科學,也對那些我們無法確定的力量保有敬畏的態度。靈異現象是否為真,或許不是親身經歷,還真無法確定,即使親身經歷了,也能有很多解釋,在那麼多不確定的事情裡,我們唯一可以確定的是人與人之間的感情可以化作力量,克服一切難題。電影雖然嚇人,卻扣緊主題,充滿濃烈的愛。(順道一提,在這些鋪陳當中,導演選用了Sidney Chase所演唱的“I started a joke”這首歌曲,呈現了靈異事件發生時沒有人相信的無助,是非常好的安排。)
 
 
接下來,溫子仁導演仍然不忘記要繼續嚇唬觀眾,他與監製Peter Safran已經開始著手企劃《厲陰宅3》。於此同時,第二集裡表現亮眼的修女Valak也將步上安娜貝爾的道路,開拍屬於自己的個人外傳電影,片名就暫定是《The Nun》,而這名鬼修女的造型一直成為被揶揄的對象,尤其被觀眾說是歌手瑪莉蓮曼森,有趣的是,導演也在電影裡安插一首瑪莉蓮曼森的歌曲“Disposable Teens”,不曉得是不是導演刻意安排的趣味。而第一集的寵兒安娜貝爾,她的第二集個人電影也將在今年七月開拍,預計2017年5月上映,女主角除了安娜貝爾以外,還有《魔戒》系列的米蘭達奧圖,並由溫子仁導演的徒弟大衛桑德柏格執導,應該可以好好期待一下,這位導演的新作品《鬼關燈》在7月份就會與大家見面,看來《厲陰宅》的電影宇宙已經慢慢成形,就等著看群魔亂舞囉。
 
看《安娜貝爾》的觀後心得,請點擊這裡→《安娜貝爾》:安娜貝爾插插花
 
, , , , , ,

癮評倫 ALL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