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想想,比起把【魔獸爭霸】這麼龐大的系列遊戲改編成電影,把手機遊戲app改編成電影似乎是比較簡單的事情呢。像是風靡一時的【憤怒鳥】,遊戲本身根本沒有什麼設定,就是一款鳥去撞豬的射擊遊戲,編劇只要把固有的綠豬偷蛋情節加到劇本當中,其他那些角色設定、生活背景什麼的,幾乎可以說是從零開始,等同於是備好原料給你,要煮什麼菜餚隨你發揮的意思。改編自芬蘭遊戲公司Rovio的知名遊戲系列,《憤怒鳥玩電影》(Angry Birds, 2016)找來了出身迪士尼動畫部門的Clay Kaytis以及索尼動畫部門的Fergal Reilly擔任導演,兩人都是初次執導電影長片,並由《神偷奶爸》監製John Cohen擔任主編劇。



和遊戲一樣,故事主軸都是原本快樂的鳥鳥島來了一群綠豬,綠豬國王向島上的鳥類釋出善意之後,大家玩在一塊,徹夜狂歡。豈料在狂歡的同時,船上更多的綠豬偷偷潛到島上,傾盡全力地搬走鳥兒們的蛋,唯一看透真相的是一個看似小孩…不對,走錯棚了…唯一看透真相的是紅色小鳥銳德,他好心的勸告同胞卻真心換絕情遭到恥笑,只因為長久以來銳德就是鳥鳥島上的邊緣人物,脾氣不好,容易發怒,搞得自己只好離群索居。幸好,銳德還有抓狂管訓班裡頭的好同學-恰克與砰伯,願意陪他上山尋求傳奇飛鷹的協助。



由於背景設定與人物設定幾乎都是從零開始的關係,《憤怒鳥玩電影》花了蠻多部分演出了這些鳥兒的故事,那些玩家們熟悉的拉彈弓發射的情節,在全片裡佔的篇幅並不大,而且設計出來的動作橋段也稱不上精采,大概就是看一個新手玩家隨便一拉一放,爽度不但沒有破表,還覺得高潮沒有被營造起來,說來真的很可惜,因為觀眾們會進電影院觀賞,多少是為了看這個發射的過程能被玩出什麼新鮮感的。就連設計新的鳥兒,創造新的爆炸方法都沒有,就都是我們熟知的那些,紅的是一般撞擊,白的會下蛋,黃的可以加速,黑的會爆炸這樣。反倒是一隻會分成三隻的那種鳥兒一直在電影的最後才出現,有點可惜,好像是第一集這關破完才得到的新角色這樣,歡迎觀眾來到第二關。(但會有第二集嗎?)



說到佔大部分劇情的角色設定,個人則是覺得相當平面,演了半天,可是沒什麼重點,簡單來說把大家熟悉的憤怒鳥畫出身體和腳完全不是觀眾該擔心的部分。主角銳德本身的故事算是講的最多的,但是給觀眾的啟示不外乎就是動畫片最喜歡用的,相信自己,擇善固執,儘管別人都不喜歡你,但只要你堅持自己的好,遲早會有人看到你的好,一如《無敵破壞王》的設計,卻不深刻。在銳德參加抓狂管訓班的時候,恰克與砰伯的故事也都著墨的少,角色個性有趣,他們出現的橋段也很有趣,但是要觀眾融入他們的心情,恐怕有點困難。不過,恰克的超能力設定以及表現方式頗像《X戰警:未來昔日》裡的快銀,在觀賞時確實有些驚喜,令人捧腹大笑。(不過,小朋友應該不會懂《X戰警:未來昔日》的快銀吧?)



同樣從經典電影裡找來靈感的,還有某段銳德打開城堡裡的門,結果發現兩隻綠豬穿著洋裝手牽手站在那邊的畫面,取材自經典電影《鬼店》的畫面閃現電影給觀眾難得的亮點,我是笑到無法自止,不過整場也就只有我笑了出來,電影就是這樣害人暴露年齡的,可惡。說到了綠豬,他們踏上島嶼偷走鳥蛋的行為,其實蠻像文明的侵略,侵門踏戶來為了自己的利益迫害了原住民的生活與後代,這是自古以來不管東方西方都在發生的事情,鳥兒們是該憤怒的,不該被綠豬們用篳路藍縷美化自己的行為而與他們狂歡,或許電影沒有特別強調這一點,但卻是最耐人尋味的部分。



《憤怒鳥玩電影》如果再早個幾年,趁著遊戲下載量正火熱的時候上映,應該可以吸引更多因為新鮮感而去觀賞電影的觀眾。如今拖了這麼多年登場,又沒有特別新鮮的噱頭,或者是一個具有深度的劇本,只賣著角色們的可愛程度,可不是每一部電影都能複製《小小兵》的例子。如此,電影公司與遊戲公司想要多拍幾集,可會是有點困難的事情。但如果只是想看部輕鬆的電影,哈哈大笑個90分鐘,《憤怒鳥玩電影》是沒有負擔的好選擇。


, , , , , ,

癮評倫 ALL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