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在金馬奇幻影展上,除了有吸血鬼題材的電影(還有兩部)以外,還有這一部奇特的驚悚恐怖電影《婚禮夜驚狂》(Demon, 2015),這部來自波蘭的恐怖電影是由Marcin Wrona自編自導自製。故事
描述一個英國的新郎遠渡重洋來到波蘭迎娶美嬌娘,並在當地舉辦傳統婚禮,驚喜的是,他收到了來自岳父的大禮-一棟別墅,新郎雀躍地整理這棟別墅,準備讓小倆口新婚後,有個遮風避雨溫馨的家。豈料就在結婚前夜,新郎在院子挖到了一具白骨,隨之而來的是各種中邪的徵兆,於是他向主持婚禮的牧師求救,沒想到神父卻避之唯恐不及,留下新郎一個人,沒有方法解決。來到了婚禮這天,新郎被鬼附身的症狀終於慢慢發作…



我們大概都很習慣其他國家所呈現出來的驚悚電影類型,美國會用大量的鬼怪和聲光效果來嚇唬觀眾,英國則喜歡用氣氛取勝,搭配時代背景或是科學來與電影發生的靈異事件產生辯論,日本在還沒把恐怖片玩壞掉之前,它的鬼來自於扭曲的人性,也因此日本的恐怖電影演得進人心,泰國則會有比較血腥不乾淨的畫面,西班牙則是有一堆被感染的殭屍招搖過市。波蘭的恐怖電影對於台灣觀眾而言是比較陌生的,不同於上述這些恐怖電影的樣貌,《婚禮夜驚狂》敘事的口吻是很輕鬆的,突然嚇人的畫面也不多,你要說平淡或許也是可以,但這部電影有他厲害的地方。



以往的恐怖片多重噱頭,能讓你在電影院裡嚇得屁滾尿流,走出戲院就成了一種口碑,但是電影裡的角色們有什麼感受,產生什麼反應,帶來的是什麼樣的啟示,卻是一般恐怖片鮮少著墨的部分,而這就是《婚禮夜驚狂》的重點。仔細的分析這個故事裡頭的人物對於新郎中邪之後的反應,你會發現最驚悚的並不是中邪這件事情本身,而是人們慣性的思考方式與因應作法,才是令人心寒而不解的驚悚。但這就是這部電影吃虧的地方,因為多數人看恐怖電影在意的不是悠然的故事意味,而是一時的虛脫驚嚇。



來仔細看看這些人物發生了什麼事吧。在新郎開始出現微恙的時候,他先找上了神父,神父本該是通曉神界、靈界、信仰這方面事情的專家,但他卻選擇逃之夭夭,不願去沾染任何麻煩事,這反映出的是這社會上多數的人們。另外一個相反的角色,就是新郎求助的醫生,本來應該是用科學的角度去看待新郎的病徵,但是醫生卻一口咬定新郎中邪了,還幫他念咒驅魔,這是第二種人,自己雖然有自己的專業,卻總愛越俎代庖,去做自己不擅長的事業,到頭來,功虧一簣。



再來是新郎的親朋好友。他的準岳父大概是全場最知道狀況的人,這房子是他送的,他應該知道新郎描述他所看到的女鬼是什麼來歷,那具白骨的身分為何,岳父知道但是岳父不說,甚至還認定女婿是癲癇發作,不願讓這樁醜事傳遍出席婚禮的賓客,於是新娘的爸爸隱瞞真相,拒絕讓女婿上救護車治療,甚至催眠現場的賓客,告訴賓客這一切都是夢,一切都是假的。這第三種人恐怕是比附身在新郎身上的女鬼還要可怕。新娘的哥哥也是奇葩,他竟以為新郎只是喝醉酒癲癇發作,於是各處散佈這個錯誤的消息,不懂裝懂的人很可怕,更可怕的是,這些人還很會大聲說話,半瓶水響叮噹。



什麼人有什麼樣的朋友,新娘哥哥的朋友,因為對新娘有好感,自然對新郎有疙瘩,趁著新郎被附身這個天造地設的好時機消除情敵,這種人也令人發毛,出於嫉妒的慾念,有的人會做出違背道德良知的行為。而這些人,最終開開心心的參加完了一場詭異的婚禮,新郎死了,新娘哭了,卻沒有人放在心上,很開心地吃完宴會餐點離開,人們與生俱來漠視麻煩的能力,不也是一件恐怖的事情嗎?最後新娘哀傷的離開了家,遠渡重洋,她是事件裡唯一清醒的人,但在這個世界上,能在事情裡保持清醒的人能有多少呢?



《婚禮夜驚狂》藉鬼魂之口,說出了人性的歪斜,如果用經典來比較的話,或許像是【官場現形記】和【聊齋志異】這樣的作品,鬼魂本身就不是什麼問題。如果說有機會觀賞這部電影的話,還蠻建議大家靜下心來看,會品味出一番風味。話說,這部電影的導演在《婚禮夜驚狂》波蘭首映的之前,不幸暴斃在飯店房間裡頭,或許,這部影片本身就是個咒怨也說不定,或是說導演拍出這樣的作品看穿了太多俗事塵埃,被神帶去更美好的世界也說不定,但無論如何,這個電影外的消息無疑增添了這部電影神秘的色彩。


, , , ,

癮評倫 ALL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