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這一部電影的預告片一推出就在期待著他的上映。《超狂亨利》(Hardcore Henry, 2015)是伊利亞奈舒勒(Ilya Naishuller)執導的首部長片作品,全片使用go-pro攝影機拍攝,透過第一人稱的視角呈現整部電影的冒險旅程,讓觀眾扮演起主角,體驗進入電影的感覺,聽起來是個非常瘋狂的想法,這麼創新肯定會引來討論和質疑,但是導演遇到了柏樂,這位柏樂就是《刺客聯盟》導演提默貝克曼比托夫,曾經以會轉彎的子彈和傑出的視覺效果驚豔觀眾的導演出面擔任監製,再找來《第九禁區》男主角沙托卡普利共同監製並擔綱主演,成就了這部能在影史留名的新鮮作品。



故事描述亨利在意外後醒來,他的身體被置入了機器,成為半人半機器的生化人,照料他的美麗科學家艾絲黛兒(《K歌情人》海莉班奈特飾演)正好是他的妻子,細心地為亨利解說他昏迷後的狀況。豈料就在此刻,俄國軍火商阿肯帶領一干士兵闖入,想要運用亨利這項實驗的成功,企圖完成他佔領世界的美夢,但在此之前,他得先測試亨利的能耐,激發他的潛力,所以阿肯綁架了他的妻子,並派人在亨利尋找妻子的過程中追殺他。剛甦醒的亨利只好尋求唯一的朋友科學家吉米的幫助,意料之外的是,事情的真相卻沒有亨利想像中的簡單。



整部電影就像是看著別人玩電玩的直播實況一樣,你身歷其境,但是控制不到操縱桿,這樣的拍攝方式還真的是非常新鮮。隨著科技的進步,電影拍攝媒介除了最傳統的錄影機以外,已經從DV、iPhone到go-pro,從驚悚恐怖片到這部電影的動作劇情性質,未來電影產業的先鋒們還會用這些技術給予我們多少視覺與聽覺的刺激,是可以拭目以待的。《超狂亨利》的新鮮感是可以讓我們稍微忘卻劇情上的簡單,全心去投入這個如電玩般的場景和模式,即使是別人在解關卡,我們也是可以看的津津有味。



腎上腺素狂飆,是這部電影帶給我主要感受,從電影開場在跑主要的演職員名單時那些慢動作播放各式武器殺人片段,到正片開始毫無間斷的跑酷、開槍射擊、近距離刀刺、手榴彈爆炸、爆頭、狙擊,只要你想得到的,通通在電影裡輪番上陣,牽起觀眾的情緒之後,就再也沒有讓你休息的機會,更不用說片中那些往高空飛去,往地面墜落的場面,不用3D就能身歷其境的感覺,在快要被擊倒的時候,還會突然撿到大補丸,千鈞一髮。宛如跟著主角亨利做了一場挑戰體能極限的冒險,大呼過癮。體驗你就是主角的快感,相當有趣。



主角亨利以外,我們看得到的演員,就以沙托卡普利最為出色(很期待的提姆羅斯就出現一幕,講了一句『你這個小孬孬』,雖然是蠻關鍵的一幕,但是出現時數之少,讓人有點失望)。沙托卡普利一向在電影裡總是瘋癲,這次在《超狂亨利》更是毫無保留,雖然只是飾演一個角色,卻帶給觀眾多重享受。這個角色是一個在意外中失去雙腳的科學家,個性桀傲,詭譎多變,他可以隨時轉移靈魂到不同身體, 讓他得以用不同軀殼移動,不僅是一個軀殼就一種造型,連個性跟行動的姿態都略有不同,是很精彩的詮釋,其中最喜歡一段沙托卡普利在該角色所擁有的實驗室裡播放音樂跳舞的一段,演技、剪接和運鏡都相當精彩,嘆為觀止。



說到了配樂的部分,由於導演本身是獨立搖滾樂團Biting Elbows的成員,所以他對歌曲的採用有一定的sense,在某些關鍵橋段使用經典搖滾歌曲,有畫龍點睛的效果,例如我最喜歡的橋段就是亨利被打趴在地上,突然看到一袋腎上腺素,注射腎上腺素後的亨利配上Queen經典歌曲的“Don't Stop Me Now”的重製版本,整個嗨上加嗨,比《快克殺手》的高壓電擊還有提神醒腦的效果。除了歌曲以外,導演也把他的太太Dasha Charusha請來製作配樂,電氣、搖滾等曲風的音樂穿插其中,比電玩還要電玩,滾滾熱血還要更加沸騰。



對了,還要再提到其中一段,亨利來到了青樓裡找人,結果剛好沒電,一群女子蜂擁而上,對他霸王硬上弓,用第一人稱的性愛場面看起來很能滿足觀眾的遐想,雖然這段整體來說非常保守,但是或許,這會啟發A片廠商往這個方向前進也說不定,可能出個Hardcore Henry XXX Parody之類的,讓A片有第一人稱視角的噱頭。除了這個以外,或許第一人稱視角的拍攝方式在未來可以隨著《超狂亨利》的問世,刺激電影片商採取更多做法開啟無限可能,不只是恐怖驚悚電影,也不一定是動作電影,只要內容對了,我想觀眾都會很樂見的。


, , , , ,

癮評倫 ALL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