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是電影的最後一幕壞了觀眾的遐想打亂了整部電影的氛圍與秩序(我恨透了最後一幕!),《弒訊》(Unfriended / Cybernatural / 解除好友, 2015)會是一部題材相當新鮮有趣,非常貼近你我生活,議題鞭辟入裡,相當裸裎以對,又抹得血淋淋的一部懸疑驚悚電影。來自喬治亞共和國的導演利凡蓋布瑞亞茲(Levan Gabriadze)攜手影集《沉睡谷》編劇尼爾森葛利夫(Nelson Greaves)把焦點放在年輕人的流行次文化,從每天都用的到的Facebook、Skype、Messenger、iTunes和Spotify下手,把六個青少年的秘密攤在大銀幕上,結構網路時代的霸凌現象。
 
 
電影總共80分鐘長度,正是整個事件發生的實際長度,畫面全部來自一個名叫布萊兒(影集《少年狼》Shelley Henning飾演)的女孩所使用的電腦畫面,一開始我們看到布萊兒在看著一段校園自殺影片,後來我們開始意識到這名自殺已遂的女孩蘿拉是因為一段派對出糗的影片身敗名裂而自殺,而且蘿拉是布萊兒的朋友,看到一半,布萊兒的男友來電,原來地方的男友下面癢想要去布萊兒家求歡,豈料屌癢的男友遭拒只好來場視訊愛愛,怎麼知道褲子才脫一半,Skype突然接通了多方視訊,布萊兒一干好友全加入了通話,全看到了布萊兒的乳型和男友罩在內褲裡勃起的大雕,但乳型和大雕不是重點,重點是在這場多方視訊裡還多了一個不知名的人物,點開聯絡人資訊,哎呀不得了了,是已故的蘿拉,當視窗出現蘿拉打的第一句話,眾人全傻了眼…
 
 
雖然全片的電影畫面只有電腦程式的視窗在跑動,但是這部電影厲害的地方在於隨著文字、視訊與網頁的資訊越給越多,觀眾越來越毛骨悚然,越來越不敢看到切換視窗後會跑出什麼東西,雖然嚇人的畫面都可以預期,但是這麼操作一個冤死而不願離去的鬼魂流連人世間,太過生活化了,觀賞完很有疙瘩。電影的高潮在於這個視訊鬼操弄六個好朋友玩一個遊戲,一個近似真心話大冒險的遊戲,你必須坦承,而且坦承了還是難逃一死,電影透過這段展示了相當精彩的心理遊戲範本,讓我們看到了青少年看似牢靠卻又相當脆弱的友情網絡。
 
 
在這時間壓迫的心理遊戲中,我們看到了編劇置入關於青少年的情慾世界,他愛她,她也愛他,但是她不給他上床做愛的機會,她卻和另一個好友水乳交融了,一方面展現得保守,談戀愛要循序漸進,時候到了,才是性的時候,一方面又展現得浪蕩,感覺對了就對了,愛不愛一個人似乎和想不想跟一個人做愛成了不同回事,可分離式的性愛觀給了觀眾一個不同的眼界,這個沒有錯對,但是在這裡頭對愛情的坦誠,卻是年輕人,甚至是每個人,待修的學分。
 
 
對愛情坦承,也對友情坦承,隨後在大冒險裡被釋放出來的是友情的不堪一擊,就問這麼一個問題:『你有沒有說過摯友的壞話?』大概就能打擊不少友情的鍵結。在這個網路世代裡,人人都可以躲在屏幕前,隱藏自己的身分發表言論,說的人不用負責、孑然一身,被重傷的人或是被揭發私密的人卻成了眾矢之的,如果惡意中傷的人還是你覺得值得信任的好友,情何以堪。
 
 
幾年前《BBS鄉民的正義》裡,陳意涵的角色那句『他們曾經用BBS殺死一個女孩子』猶言在耳,幾年後,講流言蜚語、沾糞縈繞的蒼蠅不減,甚至滋生蔓延到各種通訊社群上,科技帶來便利,卻也讓有心人乘利之便,讓傷人利器漫天紛飛。可怕的是,以前的霸凌是只要離開那個環境就能夠眼不見為淨,得到一絲的喘息空間,但現在呢?就算離開學校、工作場所,霸凌還是如影隨形,只要有電,接上3C產品,就逃不掉的網羅。
 
 
清晰的主題、新穎的呈現手法,讓《弒訊》這部電影雖然吵的是老梗架卻引人入勝,雖然講的是沉重的道德觀念卻因靈異、懸疑元素的加入,變得相當順暢輕盈,那些果汁機殺人、利刀插人、不長眼的子彈創造了血腥的畫面,也增加了觀眾看恐怖片所預期的娛樂效果,面面俱到。雖然格局上來說難成經典,但是這樣的呈現方式,結合熱門社群網路的運用,應該能帶給創作者不一樣的創作角度,成為一種濫觴。
 
最後,我要來談談為何討厭最後一幕,因為我無法避免的會提到劇情重點,所以擺在最後一段聊,還沒看過電影想要保留一點驚喜的人,請跳過閱讀這段,左轉離開喔!
 
 
確實最後一幕是避免掉了影片留下太多懸而未決的謎團的疑慮,但是扯到了鬼怪讓影片精心營造的生活感瞬間消失殆盡,如果可以,就讓這些人發狂似的自殘停在精神崩潰的可能,鬼怪不需現形,也可以讓觀眾發毛的程度俱增,甚至模糊科學理論和怪力亂神的界線,不過,電影的鬼魂一出現,不僅觀眾錯愕,影片的精緻度、批判的力道、精心的安排都功虧一簣。
 

歡迎按讚加入【MOVIE BOULEVARD】FB粉絲團: 

            

, , , , ,

癮評倫 ALL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