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來,人們都在追求虛擬的影像能夠由平面轉為立體,讓人可以從旁觀者變成參與者,於是,我們迎來了3D投影技術,並在2013年Google發表了Google眼鏡(Google Glass)之後,邁入了擴增實境(Augmented Reality,簡稱AR)的新時代。在我們享受這些科技帶來的便利與無限可能時,卻也充滿著我們未必看得到、感受得到的危機。電影《虛擬性成癮》(Creative Control, 2016)便以AR入題,帶觀眾看見科技便利帶來的愛與死。
 
 
《虛擬性成癮》是班傑明狄金森(Benjamin Dickinson)執導的第二部長片作品,他的作品通常都自編自導自演,在這部電影當中,他飾演廣告公司的業務執行大衛(不是柳大尉),在這個近未來的布魯克林裡,有家公司即將推出全新的虛擬實境眼鏡「AUGMENTA」,找上大衛尋求產品能有別於一般類似品項的使用方法與廣告風格,希望在市場上與其他產品劃分界線,獨樹一格。於是在得到試用品之後,大衛開始嘗試各種功能,意外的,他找到了心靈與生理發洩的出口…
 
 
黑白電影通常創造出一個復古的感覺,但是在導演的鏡頭之下,《虛擬性成癮》的畫面呈現出的卻是冷冽而前衛的感受,雖然灰階取代了顏色與光澤,但是那個科技感卻是無法掩蓋的,反而更臻明顯,甚至更突顯出了電影的主題-人心的疏離。我好喜歡電影裡高科技產品的設計,近趨透明的面板、看似玻璃卻可投影畫面的牆面、AUGMENTA的使用方式與介面,彷彿是伸手可及的科學幻想拉近了電影與觀眾的距離。
 
 
在AUGMENTA裡可以製作出擬真的女體,無疑是男性的福音,喜歡誰就創造誰,雖然這跟買一個充氣娃娃的道理類似,但是臉龐、身材可以訂製就是一個爽字。你可能很難想像對著空氣做愛是什麼樣子,這部電影就這樣拍給你看,而且有畫面的應該會比《雲端情人》只有聲音還要來的具有快感,畢竟男人嘛!再怎麼假裝,總歸還是感官動物,越多感官的刺激,越是令人沉溺,越是沉溺,禁斷後的失落感就越是強烈。戴上眼鏡,世界變豐富了,但視界也因此模糊了。
 
 
於是大衛和他的那個瑜伽老師女朋友之間,情感越來越疏於培養與交流,也就只能等待分手,大衛在眼鏡裡虛構出的假女伴(同時也是以他麻吉的女友作為典型,所謂朋友妻盡量戲?)填補了心靈與性慾的缺口。《虛擬性成癮》既是對性的上癮,也是對虛擬世界的成癮。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但也會改變甚至是侵蝕人性。就像最終,廠商收回了試用機,大衛終於可以從由他客製化的虛擬世界完全抽離,但抽離之後,他才發現什麼都沒了,愛情、友情、工作。
 
 
電影裡我很喜歡一段大衛和女朋友吵架的部分,大致上是因為女方查資料發現這個AUGMENTA的某種材料的取得是經由不人道的方式取得,希望男友不要為了工作賺錢而幫這項產品服務,簡單的對話開啟了『私我』與『大我』之間各職一詞的詭辯,是啊,當我們在享受便利,我們的生活改變的時候,是不是有些人的生活也因此改變,被矇上了一層陰影呢?甚至我在想,這一個橋段是不是有想要暗諷Google Glass製造廠富O康的成分在裡頭呢?
 
 
《虛擬性成癮》是一部充滿創意與時代感的電影,特效的運用也相當真實,感覺上還可以再拍得更趣味一些,但劇本針對事實敏銳的觀察度和提出正反觀點的精闢度,讓這部電影值得一看。雖然只是一部沒有什麼經費的獨立製片,卻是相當值得矚目的想法與電影。
 

歡迎按讚加入【MOVIE BOULEVARD】FB粉絲團: 

            

, , , , ,

癮評倫 ALL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