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導演阿利安卓崗札雷伊納利圖(Alejandro González Iñárritu)確實是當代相當傑出的電影導演,他的每一部作品都與奧斯卡結緣,但對一個有才華有想法的導演而言,獎項從來就不是首要目標,而是追求著改變電影產業的突破。去年甫以《鳥人》榮獲奧斯卡最佳導演的他,一鏡到底與無破綻剪輯的手法震撼世人,今年他改編麥可龐克2003年同名小說的新作品《神鬼獵人》(The Revenant, 2015)更挑戰他自己的執導能力,再一次使用的一鏡到底這次不再強求整部片都連在一起,反而更上層樓,走出戶外,挑戰自然光下與大批臨演的考驗,光是走位就是一大麻煩,更不用說大規模交戰的槍火、道具等。
 
 
但是,導演和他的團隊做到了,不僅把一鏡到底的橋段拍得相當流暢,還讓光影好像是乖乖聽話般的交織在銀幕前,繪成一幅山水畫,美得讓人屏息。而在美的背後,卻是一則讓人心碎的復仇故事,他們是19世紀初在文明邊境靠著動物皮毛賺錢的一群獵人,在那個拓荒的年代,美國人和原住民的關係緊張,一個不小心就會相互駁火。安德魯隊長率領的獵人群是其中一組隊伍,在一個一樣步步為營的日子,小隊遭到原住民奇襲,在逃跑之際,隊員休格拉斯遭到母熊攻擊,傷勢慘重甚至拖累隊伍的逃跑速度,於是隊長指派約翰與吉姆在後面照料休格拉斯,豈料約翰竟痛下毒手殺害休格拉斯和他兒子。劫後餘生的休格拉斯意外甦醒,面對兒子的死亡,他決定勇敢活下去,用他的力量報復約翰。
 
 
尋求報仇的過程中,休格拉斯不僅度過了湍急的河水、原住民的迫近,更面對冷冽的極端氣候,為求生存,休格拉斯展現了人們無可抵擋的堅韌意志。復仇的意念催生堅強的生命力,但也會摧毀復仇者的心靈,試想有一把火在心裡燒,就算最後你成功報仇,卻也已經被焚燒得遍體鱗傷,以休格拉斯來說,他活下來了,應該要獲得新生般更珍惜生命,而不是把生命對賭在仇人身上,這樣是否更能安慰他兒子為了救他而犧牲的靈魂。反覆咀嚼酋長女兒跟他說的一句話:『我的心在淌血,但是復仇之事掌握在造物者手中。』(My heart bleeds, but revenge is in the creator's hands.)求公道固然重要,但或許一切上天都已經有所安排,我們應該更把握自己有限的生命,放下仇恨,才能重獲新生。
 
 
“When there's a storm and you stand in front of a tree, if you look at its branches, you swear it will fall. But if you watch the trunk, you will see its stability.”(在風暴中你佇立在樹前,你將會看到樹枝隨風掉落,但你看其枝幹,會看到恆定。)
 
夢境裡休格拉斯這樣回憶到。闃黑的夢境裡,恍若神的旨意,撥開血色的復仇,翩然回到他的腦海裡,在這場人生的風暴中,休格拉斯就是一棵大樹。大風吹過,就讓他吹過,那是不可避免的,風或許吹走了什麼,確實我們憎恨,我們不捨,但這風也砥礪了我們,讓我們對生命更加執著,充滿詩意的畫面也充滿禪意。
 
 
《神鬼獵人》也讓飾演休格拉斯的李奧納多狄卡皮歐吃盡苦頭,被母熊強暴、在深山曠野匍匐、在水裡載浮載沉、無麻醉下自己電燒止血、寒冬裡躲進馬的身體裡,如果再不給他小金人,可能真的要像誠實預告說的,下一部會出人命。儘管在這個獎季李奧納多的聲勢高漲,看起來小金人業已八成入袋,但我覺得他在這一部作品的表現並非近幾年來的高峰,太過用力了,太刻意的演法讓人感到不太舒服,甚至在電影裡,配角湯姆哈迪的轉變和演繹,那個光芒反而耀眼到掩蓋李奧納多。看看湯姆哈迪(甚至在電影裡還認不出他來)一年五部電影作品呈現了六種不同風貌,這才是高超演技遊刃有餘的展現。不過,還是很樂見李奧納多得獎,希望他得獎後的作品可以不要這麼多得失心,可以更放鬆享受演戲。
 
6.jpg

歡迎按讚加入【MOVIE BOULEVARD】FB粉絲團: 

            

, , , , , ,

癮評倫 ALL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