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像一下你正要出席一個交換禮物趴,禮物金額不限,可是你這個月的預算根本不夠買有派頭的禮物,於是你到便利商店買了三包一組15元的面紙,加一元多一件,六包面紙當禮物體積夠大,回到家心想輸人不能輸陣,於是翻箱倒櫃找到了幾年前當嫁妝的Cartier紙盒,小心翼翼(?)裝入剛買回來的兩組面紙,在外盒用緞帶細心綁上蝴蝶結,為了方便攜帶,用個紙袋裝好了,剛好手邊有ZARA的紙袋,看起來精美極了,不得不佩服自己的巧手包裝。
 
 
電影《死路十條》(Getaway, 2013)的製作群大概就是用這個概念在拍這部電影,整部片只花了1800萬美金,以飛車電影來說是非常低廉的成本,但是仔細看看導演寇特尼所羅門(曾執導過《美國怪談:鬼玩人》)是怎麼包裝這份禮物的,他請來了《年少時代》的伊森霍克當他作品的男主角,伊森霍克就是Cartier外盒。接著,儘管整部電影多數場景是在車上,電影拍起來卻不乏味,運用流暢的剪輯並且製造相當程度的懸疑性,成功攫取觀眾的目光,這就是導演為這份交換禮物悉心綁上的蝴蝶結。
 
 
接著,電影在九十分鐘裡頭,導演端出了一場又一場的飛車追逐戲碼,連袂而至,絲毫沒有給觀眾太多喘息的空間,全程在公路上狂飆,不知道撞翻幾輛警車、轎車,重點是全部的飛車追逐戲碼都是實景拍攝,沒有任何綠幕背景外加電腦特效合成,實境拍還能如此具有張力,讓觀眾在觀影過程腎上腺素狂飆,冷汗直流,已是相當厲害,現在很少電影可以不靠電腦特效完成。這一點,或許就是導演包裝禮物的精美ZARA提袋。
 
 
不過,大家可別忘了,身為觀賞電影的觀眾,我們的角色不是包裝禮物的人,而是拆禮物的人,逆向的過程會產生蠻大反差的心情。沒錯,拆禮物的過程,你會被他精美的提袋、漂亮的包裝吸引,提高興致,過程會很緊張地一直思考眼前這個禮物究竟長什麼樣子(到底劇情會引領我們前往何方,會如何作結?),過程當然不免會被這個禮盒的重量勾起一些疑惑,怎麼會這麼輕呢?而電影裡引起這個疑惑的就是配角賽琳娜戈梅茲。
 
 
不管她到底有沒有被小賈斯丁破X,可以確定的是她的演技始終沒有突破,你只要看過一次《死路十條》,你就可以明白她為何被提名金酸梅最爛女演員,實至名歸。不僅從頭到尾沒有任何入戲的感覺,連那些情緒轉折都演繹的相當粗淺,每次哭、每次害怕都引不起觀眾的憐憫同情,更慘的是,劇本還把她塑造成是解說人員,非但沒有給觀眾她很聰明的感覺,還讓人感到吵雜,其實只有伊森霍克的話,說不定他可以掌握全場,表現不遜色於湯姆哈迪在《失控》中的傑出詮釋。
 
 
於是,終於到揭曉禮物是什麼的時刻了,結果,導演根本不安於室,硬是要創造沒有結局的結局,製造懸念,你想想,你在交換禮物趴上抽到了兩組面紙,準備禮物的人還沾沾自喜說這很實用喔,而且他還有多買幾組,用完可以再跟他要,這時候你完全不會覺得開心,反而,這個失望沮喪的感覺會蓋過一路以來的興致勃勃,結果,沒有什麼,就把這部電影雲淡風輕的拋在腦後吧,事後回想起來,ZARA提袋、Cartier紙盒、漂亮蝴蝶結,這外表看起來根本就很雷,下一次交換禮物趴,你就知道誰出席的時候要特別小心。
 

歡迎按讚加入【MOVIE BOULEVARD】FB粉絲團: 

            

, , , , ,

癮評倫 ALL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