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諸多科幻題材當中,時空旅行是現代科技尚未實現也因此饒富趣味的主題,不過當時空旅行逐漸以各種包裝出現在文學和戲劇作品當中,該怎麼在這個題材中力求創新或是玩出獨樹一格的創意,是這類作品的當務之急,而就在時空旅行儼然成為一種老梗的時候,《超時空攔截》(Predestination, 2015)的登場讓人眼睛為之一亮,有趣的是,電影還是改編自1959年美國作家勞勃海萊茵的短篇小說作品【你們這些回魂屍】(-All You Zombies-),表示故事經過了將近六十年的洗滌,還是經得起考驗,產生的了話題,也殺死不少觀眾的腦細胞。
 
 
電影由《血世紀》導演史派瑞兄弟執導,他們每一次推出的科幻動作電影都令人驚艷,具有獨特風格,不落入他人路線,時常有異世界的氛圍,天馬行空,卻又可以找到現實的質地,觀賞他們的作品是一種享受,當然他們也再次邀來合作愉快,且常常扮演怪異角色的個性男星伊森霍克擔綱演出男主角約翰,女主角則由《母難日》、《惡女訂製服》的莎拉史努克飾演,而莎拉厲害的是在本片嘗試詮釋兩個性別,可溫柔可剛強,兼具女人魅力與男性帥氣,而且扮起男裝竟與影后茱蒂佛斯特十分神似,是觀賞本片的一大亮點。
 
 
故事雖然無法以三言兩語來說盡,但尚可以男女主角分成兩個部分來描述。男主角約翰在酒吧喝酒,遇上了神秘的探員提供一個改變過去與未來的機會,讓他可以經過時空旅行去調查『Fizzle Bomber』,並且盡力緝拿他。而在1964年,女主角珍是一個端莊的淑女,她應徵了一家公司,還遇上了一個翩翩紳士,喜歡戴著一頂紳士帽,珍在一次的約會獻出了她的第一次,無奈這位紳士不愛戴套,讓珍懷了孕還在另一次的約會放她鴿子,珍傷心欲絕之餘還是決定生下這名女嬰,但在生產過程遇到了些困難,醫生幫她取出了子宮,並施行變性手術,醒來後珍以她的名字為女嬰命名,但女嬰卻在某天晚上被綁架從此消失無蹤。
 
 
兩線看似平行發展,但是看到最後卻發現竟然緊密連結,形成一個莫比烏斯環,在導演時而徐緩時而緊湊,不失懸疑的循循善誘之下,觀眾就這麼迷迷糊糊的糾纏在約翰和珍的故事網中,而如果想要更全然的享受其中,建議不要再繼續搜尋更多劇透了,先去看電影,好好驚喜一次吧。看完電影之後,不免先想到雞蛋理論,自古至今,究竟是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爭論不休,就好像紙包雞包紙包雞一樣的難分難捨,《超時空攔截》的約翰和珍正如雞和蛋一樣密切,觀賞到最後根本無法清楚切分起始點。而成就這個雞蛋理論,你會發現小說家對於現代技術的預言,他期待現代變性手術的發達,不僅可以完全轉換性別改變外在特徵,更可以擁有生育能力,這是未來技術可以更加發展的部分。
 
 
在未來的故事線當中,《超時空攔截》巧妙地引述了『祖父悖論』,一如《迴路殺手》的設計,產生戲劇張力,不過猶如《迴路殺手》的beta加強版,《超時空攔截》提供了主角雙重選擇,成為伸張正義的探員,還是墮落成憤世嫉俗的Fizzle Bomber,讓各個時空繼續走在莫比烏斯帶上,無限迴圈,抑或是斷開一切的輪迴,讓悲劇停止。但無論如何選擇,過去已矣,未來的任何選擇都改變不了過去的結果,這些結果造成的傷害,只能被撫平,不可能當作沒有,或許電影試圖告訴我們的,不只是有趣的科幻故事,而是我們始終贏不了時間,慎重做好當下的每個決定,這才是人生。
 
 
觀賞一部電影耗費這麼多腦細胞其實也是一件不簡單的事,而在思考之餘,在《超時空攔截》這部電影當中,我們也可以感受視覺上的衝突,例如它的場景設計,充滿未來感的過去以及充滿復古風的未來,挾帶著濃烈詭譎的灰暗色調,帶著史派瑞兄弟專屬的電影印記,彷彿電影裡的整個時間線都被扭曲模糊,甚是詭異,卻是相當具有娛樂效果的觀影經驗。這部電影絕對可以是排在2015年前十名的作品。
 

歡迎按讚加入【MOVIE BOULEVARD】FB粉絲團: 

            

, , , , , ,

癮評倫 ALL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