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jpg  

乍看之下好像就是野外長途跋涉挑戰意志力的電影,但光是看預告片和宣傳的各種媒材,總覺得被深深吸引,就像當初《127小時》一樣,有種非看不可蠢蠢欲動的躁動因子,可能是我骨子裡也有喜好冒險的精神吧,因此,上映之後立刻就去觀賞了這部電影。《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Wild, 2014)是《花神咖啡館》、《藥命俱樂部》加拿大導演尚馬克瓦利的最新作品,找來了奧斯卡影后瑞絲薇絲朋挑大樑主演,果然精湛的演技再次入圍了奧斯卡最佳女主角獎,同時,在片中飾演瑞絲薇絲朋媽媽的蘿拉鄧恩(曾經在《侏儸紀公園》飾演女主角的她,去年兩部作品包括《生命中的美好缺憾》都飾演媽媽,時光飛逝...)也入圍了奧斯卡最佳女配角獎,雙姝飆戲,精彩可期。

2.jpg  

《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改編自小說家雪兒史翠德在太平洋屋脊步道徒步旅行後所寫下的紀實作品【Wild: From Lost to Found on the Pacific Crest Trail】,不同於中文片名關注在「勇敢」的部分,原片名和電影內容關注在「Wild」一詞上,既可以指雪兒在太平洋屋脊步道徒步過程中,四周荒蕪的野外即景,更可以代表雪兒人生的各種瘋狂行徑。雪兒,六歲便失去父親,由媽媽扶養長大,在22歲那年,母親因病去世,和至親的弟弟也漸行漸遠,在悲痛之下,她放棄自己,放浪形骸,不僅周旋在一堆男人之間,出賣靈魂也出賣肉體,更接觸了毒品,婚姻也隨之終結,人生看似毫無光亮之際,她決定走到野外,放逐自我,有的時候是心靈成長的開始。

4.jpg  

電影的開場是瑞絲薇絲朋飾演的雪兒在步道跋涉的某一天,她拖著疲累的身軀,屋漏偏逢連夜雨,丟了她不能缺少的鞋,壓抑不住心中的悲戚,奮力地往山谷大聲吼叫,她的這一場尖叫戲,瞬間抓住了我的注意力,也洗去了過去那些亂接戲導致人氣下滑的灰頭土臉,她讓我看見了那個原本就在她體內會演戲的那個靈魂,但卻和以往有所不同的展現在大銀幕上,這些年,來自於年紀、名氣、獎項的種種細鍊,終於讓她有所成長,她不再是那個充滿粉紅泡泡的《金法尤物》,她也不只是那一座奧斯卡加持的瑞絲薇絲朋,我看到了她的不同,或許有看過這部電影的你,也能感受得出來。

5.jpg  

有了瑞絲薇絲朋的登高一「叫」,身為觀眾的我們也更能進入雪兒的故事,渴望去了解這個女人背後的故事,透過她登山健走的過程作為主軸,搭配回憶的片段像是人生跑馬燈般的放送,整個跋涉的過程,就好像人生的經歷,過程中有高有低,就如人生的高潮與低迷,生活中有很多困境,有大雨淋洗,有走不出的荒漠,有考驗生存意志的絕境,但總有意外的奇蹟降臨,例如路過的好心人,伸出援手的老農夫,路途上的一間商店,透過跋涉,她回想過去,再體會過一次那些高低起伏,進而反省自身經歷。

6.jpg  

但最難的並不是去想這些事情的發生,而是學會「面對」,人生有很多事情,不是會不會,也不是能不能,而是敢不敢。以雪兒來說,她痛失母親,於是放浪形骸,以她人生現況來說,她最需要的是面對人生現況的勇氣,讓她看清楚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即使再思念母親,都得勇敢接受失去的事實,為了自己再站起來。她的人生在失去母親之後,都是因為不敢面對現實,進而放棄自我,但她踏上了太平洋屋脊步道,在那裡,她的靈魂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告訴著她放棄,但她最終擺脫了那些陳舊的靈魂,找到了新的自己,透過心靈的沉澱,她煥然一新。

7.jpg  

《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透過時機拿捏得恰到好處的剪輯,將雪兒人生的片段點滴融入漫漫的跋涉過程,讓觀眾完全融入雪兒的生活當中,體會她的心情轉折,這種呈現的架構雖然和《127小時》詹姆斯法蘭柯被卡住的那幾小時一樣,但瑞絲薇絲朋以一介女子的形象詮釋對登山毫不在行的弱女子,增添了過程中令人捏把冷汗,不禁為她感到忐忑與難過,或許就是這樣的演技和成果搭配,《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才能被奧斯卡與各大獎項關注,讓瑞絲薇絲朋再度回到鎂光燈關注以及充滿榮耀的殿堂吧!

Wild-Movie-Review.jpg  


 

歡迎按讚加入【MOVIE BOULEVARD】FB粉絲團:

 

 

, , , , ,

癮評倫 ALL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