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錄到鬼》:窒息式的活屍電影

2.jpg  

一個晚間的實境節目,主持人帶著攝影師體驗消防員的日常生活,突然,消防隊接到了一個緊急任務,一行人來到了一棟公寓大樓,這裡的住戶通報某樓的老奶奶行徑怪異。待消防員來到了老奶奶的住處,怪事竟然發生了,老奶奶不但撲上消防員還大口咬開消防員的脖子,一行人嚇著了,連忙逃到一樓大廳,沒想到卻發現這棟大樓被警力團團包圍,他們被隔離在大樓裏頭。面對不清楚的恐怖現象以及行蹤飄忽不定的受感染者,未被感染的人們該怎麼想出辦法逃出這棟公寓呢?

4.jpg  

在2007年,西班牙導演豪梅巴拿蓋魯(Jaume Balagueró)和帕卡布拉扎(Paco Plaza)透過偽紀錄片的方式拍攝了這部描述病毒感染變成活屍的恐怖片《錄到鬼》(REC, 2007),雖然電影中沒有所謂的「鬼」,不過台灣片商就這樣將錯就錯,一直沿用到了第四集。不得不說,西班牙果然是最會拍活屍電影的國家,只要看到活屍題材的電影,多半都來自西班牙,而且風格各異,各種氛圍的活屍電影都有,很懷疑是不是這個國家真的有活屍的存在。

6.jpg  

當年,以偽紀錄片的方式推出的鬼片,無獨有偶,美國有《靈動:鬼影實錄》,自然就會拿來做些比較。首先,論氛圍營造的部分,其實兩部電影都是以近趨於突如其來式的驚嚇來製造恐怖片的氛圍,不過《錄到鬼》在末段一連串的逃亡行程,把觀眾驚恐的情緒不斷積累,層層疊疊,在觀賞上,我比較喜歡《錄到鬼》窒息式的驚嚇。故事方面,兩部電影的故事在系列作品當中,都是屬於沒頭沒尾的敘事,不知道怎麼就發生了,不知道怎麼就結束了,不過相對於《靈動:鬼影實錄》中始終不見蹤影的鬼,有形的活屍奔跑迫近所創造出來的駭人感,還是勝過無形的鬼。

5.jpg  

就整體的故事發展來說,其實我還蠻不喜歡最後女主角們來到了閣樓後發現的真相,如果他們所找到的真相,是比較偏向科學性,找到細菌突變,或一如電影中段所描述的一隻帶有病菌的狗闖入,我會比較喜歡這部電影以及系列作品未來的發展。不過以《錄到鬼》最後發現一名骨瘦如柴的女子(鬼?),且與宗教、神秘儀式有關的線索來看,這樣的發展安排,無疑跳脫了傳統活屍電影的框架,不再只是病毒、細菌,而有更多可能的發展性與想像空間。

3.png  

 

《錄到鬼2:屍控》:太過花俏,太過逗趣

7.jpg  

第二集故事接續第一集,在女主角第一集最後被骨瘦如柴的女子(鬼?)抓走的當下,一名醫療長官以及特殊部隊攜帶著攝影機來到了這棟被隔離的公寓大樓,想當然爾,他們也被受感染的活屍攻擊了,豈料,這名醫療長官竟拿出了十字架的項鍊,對著衝刺過來的活屍大喊「南無阿彌陀佛」(誤),活屍受到心靈感召,居然完全制伏。這才發現,原來這棟公寓大樓發生的並不是普通的病毒感染事件,而是教堂的秘密計畫,然而當初計畫實驗的對象,也就是那個骨瘦如柴的女子現已不知去向,就連第一集被抓走的女記者也失蹤,就在冒牌的醫療長官與特殊部隊忙得焦頭爛額之際,他們發現這棟公寓大廈裡,還有幾名誤闖進來的小屁孩,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10.jpg  

無縫接軌的故事情節,讓續集看來與第一集有一體雙生的感覺,可是台灣片商卻取了一個《屍控》的片名,實叫人摸不著頭緒。《屍控》(REC 2, 2009),一樣由第一集的導演共同執導,只是這一次,在故事上卻有許多發展,讓人看了說恐怖也不是,說逗趣也怪怪的,頗是尷尬。雖然在整體氛圍的掌控方面還是不錯的,但劇情顯然被分割成兩段,在情緒上有點難以連貫,而且,前段用宗教事件來解釋這個系列故事的源起,因為第一集多多少少有提到,還占了第二集這麼大一個篇幅,實有點多餘,後段加入了小屁孩的誤闖,增添許多讓人尷尬的笑料,像是拿鞭炮炸殭屍這段,有一點太熱鬧了。

9.jpg  

至於第一集用得還不錯的第一人稱視角拍攝手法,在這一集顯得有點多餘,劇中使用攝影機的理由不但有一些勉強,為了增添新意而設計的視窗切換橋段,也讓人覺得有點干擾觀影時的心情,一下子切換到這個人,然後又切換到另外一個人的視角,有點太多餘了,就好像《鬼入鏡》(也就是該系列第二集)開始使用監視錄影器切換鏡頭一樣,有的時候,太多視野太過花俏,會讓人覺得眼花撩亂,打斷一氣呵成的思緒。

8.jpg  

就這樣,第二集的結尾留下了一個伏筆,說來也挺有趣的,居然跟《鬼入鏡》一樣,女主角都成了最重要的夢魘,看著看著,原本頗有新意的劇情,似乎也沒有什麼新奇的了。不過,一開始覺得奇怪的中文片名《屍控》,卻也意外切題了,果真變成了由活屍控制大局的場面。

11.png  


 

歡迎按讚加入【MOVIE BOULEVARD】FB粉絲團: 

 

 

, , , ,

癮評倫 ALL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