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屍女僕  

殭屍對人類來說無疑是一個創意的激盪,在歷史上,各式各樣的藝術都有關於殭屍的創作,被稱為第五藝術的電影更不例外,從最初的驚悚恐怖類型、探討自然反撲的劇情類型,到21世紀,殭屍也可以變成帥哥,化身為少女心中的偶像,真的是什麼都有,什麼都賣,什麼都不奇怪。而《幸福之鐘》導演SABU的這部新作《活屍女僕》(Miss ZOMBIE, 2013)則帶給了觀眾耳目一新的感受。要說這部片恐怖,其實也沒那麼恐怖,但卻又帶給觀眾心理的沈重,看見了身為人的種種黑暗面,以及家庭成員間的秘密與陳腐,不寒而慄。雖然劇情中沒有太多驚人的轉折,卻有很獵奇的發展,獵奇中又特別寫實,好看卻異常沈重有點難以招架。

活屍女僕  

《活屍女僕》由《零秒出手》小松彩夏主演,《半澤直樹》手塚通、《戀之罪》富樫真聯手演出,故事描述不久的未來,日本出現了許多活屍,依照活屍被病毒侵擾的程度劃分等級,還比較接近人類的活屍會被捕捉來販賣當作寵物,這天醫師與他太太志津子收到了來自朋友的包裹,裡面就是一隻活屍名叫沙羅,因為被鄰居得知消息而抗議,醫師謊稱這活屍是他們家的女傭,於是沙羅每天就來到醫師家工作,晚上走路到倉庫住。事情並沒有那麼簡單,因為沙羅仍非常接近人,和她一同工作的工人們日漸起淫心,想趁機非禮沙羅(不愧是日本人,真夠變態的劇情),不料卻被醫師看到,也跟著參了一腳,人真的不能做壞事,做壞事的時候特別容易被發現,是的醫師的太太志津子發現了,一種生活的壓力與尷尬逐漸擴散,直到有一天,沙羅終於嘗到了鮮血的味道...

活屍女僕  

電影採用後製過的黑白色調呈現,去除了所有的顏色,減少了視覺上的分心因素,觀眾就更能專注於故事的起承轉合、角色的對話和心理轉變,這些因素構成了《活屍女僕》好看且沈重的原因。沙羅這個活屍,雖然被病毒感染,但她卻相當接近人,喪失記憶的她在嘗了鮮血之後喚醒了體內天生的母愛因素,為了小孩她可以打破所有屬於自己的生活規則,出去狩獵只為了小孩的生存需求,相同的,志津子也是如此,為了自己的孩子,儘管做的事情有點離經叛道(要沙羅幫她救活孩子,卻在所不辭,這讓我想起了去年的恐怖片《母侵》,一切都是因為母愛。而《活屍女僕》被稱作活屍版的《爸媽不在家》似乎也相當巧妙。

活屍女僕  

同時我們看到了男人對於肉體的渴求,其實是有點可怕的,那種超乎SOD的劇情,越脫序的行為,卻似乎越能夠讓男人得到快感,本能性的渴求與滿足,展現了人類獸性的面貌。電影中反覆出現的街頭少年和兒童,不斷地對沙羅行使暴力與霸凌,正也展現了人類在動作本性上的獸性,反觀活屍沙羅,面對這些欺侮,顯得溫和、包容許多。人畢竟是動物,掩飾著本性上野獸般的呼喚,卻毫無知覺地展露這些野性,殭屍,儘管身心受到侵蝕,卻有著細膩而溫和的情緒,實為諷刺。人和活屍在這部電影中突然間失去了隔閡,人活得像屍,屍過得像人,不令人感嘆嗎?

活屍女僕  

再談回黑白色調,電影去除顏色,反而更能顯出故事情節安排、場面調度的藝術性和用心,可以看到一開場到接近中段,導演幾乎都安排著同樣事情的序列,在序列中卻又看得見小細節的不同,例如志津子從親切的向沙羅打招呼,到沒有跟她說早安,生活中的動作就展現了人物心裡的猜疑和不安。同樣的聲音也變成是一種關鍵,尤其是電影中沙羅刷地的聲音,這聲音有一種惱人的特質,到最後甚至可以是讓角色崩潰的關鍵,但它就只是一個再日常不過的聲音,運用巧妙。電影中唯一出現色彩的一幕,好像就是導演用心的揭曉謎底,大紅的裙子在風中飄蕩,訕笑著這人間的悲劇,旋即再次變為黑白,但一切似乎都已經有所轉變,敘事結構扎實,畫面運用藝術而有力。

活屍女僕  

《活屍女僕》雖不像一般驚悚片一樣恐怖,觀賞過程卻令人惶惶不安,除了影片所營造的氛圍外,還有在面對人心黑暗時的惶恐,故事是那麼的科幻卻是那麼的現實,直搗人們心中的醜陋,一一現形在大銀幕上,當然,他的文藝基調可能會比較平淡一些,但確實是一部精彩的電影。

活屍女僕  

, , , , ,

癮評倫 ALL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